首頁 > 博弈 > 正文

留學生活,只是看起來很美?但事實是怎樣的呢?

時間:2019-10-03 23:26:50        來源:

許曉雨在演唱會現場

提到出國留學,“辛苦”是繞不開的詞。在一些人的印象里,國留學生常處于寫論文、作文截止日期、適應語言環境痛苦之中,但事實是怎樣的呢?

“課業壓力在承受范圍內”

“網絡上跟中國留學生相關的報道常是苦和累,但我覺得還好。所以每次看到類似新聞,就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個‘假留學生’。”許曉雨笑著調侃說。

許曉雨就讀于澳大利亞悉尼大學,每每談到留學生活,她的語調總是不經意地上揚。“可能因為悉尼的活動很豐富、風景也很美、世界各地的美食都能吃到,感覺挺開心的。”

悉尼大學的課程安排靈活,每門課在開學前都會出一份課程大綱,里面包含這門課在該學期的安排。“任課老師的聯系方式、上課時間、分數怎么評定、作業占比等,列得很清楚。”許曉雨對這樣的課程安排很是滿意,“開學前拿到課程安排,就能明確地知道自己該怎么規劃。”

和大多數中國留學生一樣,許曉雨也會為作業的“截止日期”而感到頭疼。不過,在她看來,是自己的原因。“課程大綱已經寫明作業截止日期,剩下的就是自己安排時間。 因為我比較拖沓,所以才會積在最后連夜趕作業。”完作業,許曉雨也會和朋友一起看電影、打游戲。

雖然許曉雨說得輕松,但這不代表她沒有課業壓力。悉尼大學對作業質量要求嚴格,對學生來說,論文寫到凌晨兩三點是常事,“我學的是數學專業,有很多定理論證,資料又特別難找,寫論文幾乎寫到‘頭禿’。” 許曉雨說。

學習本來就不輕松,但已經習慣了。課業壓力在我的承受范圍之內,合理安排就不會手忙腳亂。”許曉雨認為,自己的留學生活總體來說還算開心。

“充滿艱辛又非常快樂”

魏語(化名)即將從英國肯特大學畢業,回望幾年留學時光,魏語說“充滿艱辛但又非常快樂”。

語言障礙是魏語初到英國時面臨的最大難關,“我在國內時感覺自己英語還不錯,但到英國后,發現不能完全理解課堂上老師所講的內容,也不太明白所做題目的要點。”為了練習語言,魏語參加了不少社團,目的是增加和英國學交流的機會。

對魏語來說,學習壓力很大。“每天泡在圖書館,不停地看文獻、寫論文。”到學期末時,魏語每天的時間安排變成上課約四五個小時,寫論文約四五個小時。“時間太緊了,而且老師要求很嚴格,勉強通過我已經謝天謝地了。”魏語說。

雖然壓力很大,但是魏語在經歷了一次次的歷練之后,體會到了學習的樂趣。“最有滿足感的時候,是對比自己寫的第一篇論文,看到進步很快時的那種自豪感讓一切努力都變得值得。”魏語說。

除了學業上的進步之外,生活中的改變也讓魏語驚喜萬分,她開玩笑說:“現在,我可以做出牛肉面飯館版,西紅柿炒雞蛋專家版等。”

“其實回頭看,雖然留學生活比較辛苦,但只要度過了適應期就沒那么痛苦了。即使在國內讀書,學習壓力也不會小。如果描述這種狀態,大概是累并快樂著。”魏語說。

“辛苦之外也能找到樂趣”

“我覺得有些報道中所描述的‘苦大仇深’的留學生活,應該是夸大了負面情緒。”蔣哲遠在美國西弗吉尼亞大學讀書期間,大多數時間都花在做實驗和寫論文上,“同學間流行一句改編詩‘洛陽親友如相問,就說我在做實驗’。”

在蔣哲遠的眼中,求學的日子枯燥又周而復始,“每天都是吃飯、實驗、論文,感覺被推著往前走,甚至有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累不累。”蔣哲遠說,做實驗最怕的就是做到一半發現問題,然后推翻重來,“習慣了一個實驗從早做到晚,最怕的是老師說不行,再重新做一遍。”

相比于讀本科,研究生的課程安排不太緊張,但需要更多的時間靜心看材料、做實驗、寫研究報告。“剛到學校那段時間最痛苦,每天都被各種實驗數據折磨,而且還可能被老師罵。”蔣哲遠記得,當時臨近春節,他請了一周假回國過年,回美國那天在機場攥著機票不想過安檢,最后還是父親勸說上了飛機

隨著時間的推移,蔣哲遠發現了留學的樂趣,“會參加一些當地的活動,感受到了美國朋友的友好”。

蔣哲遠認為,留學生活雖然辛苦,但在辛苦之外也能找到樂趣,“部分辛苦和不適應,都發生在剛到學校的適應期。適應之后,就會感覺生活真是豐富多彩。”蔣哲遠說,“哪個學生不辛苦?相比于在國內讀書,我們還體驗到了異國文化。所以要多看一些積極的方面。”

    閱讀下一篇

    遼寧艦出島鏈震懾臺獨 穿過宮古

    東京時間6月10日上午7時左右,中國海軍051C型驅逐艦石家莊艦,901型綜合補給艦呼倫湖艦通過宮古海峽向東南方向航行,當天晚9時左右,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