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弈 > 正文

緬懷王震將軍 如何讓新疆走上發展富裕的道路

時間:2019-10-12 23:13:36        來源:

新疆我國西北重要安全屏障,戰略地位特殊、面臨的問題特殊,做好新疆工作意義重大”。這是總書記曾說過的一句話,這句話充分道出了新疆的特殊性和重要性。

說到新疆,國一位老一輩革命家的名字與之息息相關,他的后半生基本都將精力放在如何實現新疆的穩定,如何讓新疆走上發展富裕的道路。甚至他去世后,都把骨灰撒放在新疆的天山上。

他,就是王震將軍今天,3月12日,是他去世25周年,回看新疆幾十年來的發就,我們應該銘記這位被毛主席親切地稱為“王胡子”的革命家。

臨危受命

 

王震將軍1924年參加工作,1927年加入共青團,同年轉入國共產黨。1929年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他是新中國57位大將之一,上將軍銜。他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軍委常委、中共中央黨校校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等職。

從這個簡單的履歷,可以看出王震將軍波瀾壯闊的革命生涯。在新中國的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歷史上,他因與新疆的關系,而擁有著特殊的地位。

留著胡子的王震與毛主席

毛澤東主席曾為王震同志親筆題詞“有創造精神”,為什么呢?

1942年,王震兼任中共延安地委書記,延安軍分區司令員、衛戍區司令員。為克服根據地日益嚴重的物質生活困難,他率三五九旅部隊在南泥灣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為人民軍隊抗日根據地樹立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光輝旗幟。

一首描寫當時情景的歌曲《南泥灣》,從那時一直傳唱到現在

王震同志也因此被選為陜甘寧邊區“勞動英雄”,三五九旅被中共中央西北局譽為“發展經濟的前鋒”。這才有了毛主席親自為王震題詞。

而在新中國建立前夕,如何解決新疆問題是擺在中共中央和毛澤東面前的一道大難題。

新疆遠在西北邊陲,地域寬廣地形險惡,各民族又融雜匯合,民情十分復雜。特殊的地域和歷史沿革造就了這里復雜的政治局面,中國歷史上歷朝政府多是鞭長莫及鮮少兼顧。

在1949年,新疆還存在兩個不利因素。

蔣介石雖然大勢已去,但他仍不死心。一方面將主力撤往臺灣以求東山再起,一方面固守邊陲以作負隅頑抗。國民黨軍隊在新疆當時還有不少軍隊,雖然主要將領逃往海外,但是仍有不少人潛伏下來,暗中指揮散入民間的武裝,糾結當地匪患,伺機作亂。

不少分裂勢力在那時也暗流涌動,他們在甘肅、新疆、青海三省交界處發動武裝暴亂,并裹脅成千上萬的牧民跟隨其叛亂。他們還散布獨立的謠言、標語及傳單,試圖建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

解放軍進入新疆

毛澤東布置了最為關鍵的一步棋,那就是選派王震親自坐鎮新疆。這除了王震熟悉西北戰事,他帶出的部隊有韌勁、作風強硬等原因之外,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

在王震同時赴新疆前,毛主席曾對他說:“左宗棠曾留下了一句詩,‘新栽楊柳三千行,引得春風度玉關’,王震同志,我希望你到新疆后,能夠超過左文襄公,把新疆建設成美麗富饒的樂園。”

可以看出,毛主席當時已經把目光放得更長遠,那就是把新疆發展起來,成為中國一個長久穩固的大后方

1949年10月至11月,王震率領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兵團進疆,一邊平叛維穩,一邊揭開了新疆大規模屯墾的序幕。這支部隊一有時間投入到大生產運動中,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團結奮戰,第一年就開荒85萬畝,實現了部隊糧食基本自給,油料全部自給。

與此同時,由于部隊自力更生開展生產,還消除了部分少數民族同胞的顧慮,密切了軍民關系,增強了民族團結。

而中國古代很早就出現了“屯墾戍邊”的形式,但都無法擺脫“一代而終”的結局

王震與新疆軍民打成一片

王震進疆以后,通過總結歷史經驗教訓,1950年率領10萬大軍大搞生產實踐,提出了新的“屯墾戍邊”的思想。內容之一,就是把以前單純作戰的部隊,轉變為不僅能夠作戰,還要能夠從事生產建設的具有雙重職能的新型的部隊。這為解決屯墾“一代而終”的歷史難題,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就這樣,新疆的農墾大業吹響了進軍的號角。同時,也為1954年的歷史性變革,即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成立,奠定了基礎。

屯墾坐鎮

1952年底至1953年上半年,按照黨中央的戰略部署,新疆軍區以代司令員王震、代政委王恩茂的名義頒發命令,將駐新疆人民解放軍整編為國防部隊和生產部隊。生產建設兵團的成立,是新疆屯墾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事。

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兵團自1954年成立后,軍隊屯墾戍邊、興修水利、發展工業和各項事業,迅速穩定了新疆的社會秩序,實現了新疆財政經濟狀況的好轉,為促進各族人民的團結,鞏固新疆邊防,也為新疆現代化工農業的發展奠定了重要基礎。

除了發展自治區各民族的經濟、文化建設外,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兵團為防御霸權主義侵略,保衛祖國新疆也作出了重大貢獻。

1962年,蘇聯霸權主義制造了“伊塔事件”,煽惑裹脅我數萬邊民外逃。事件發生后,生產建設兵團迅速組織軍墾戰士,分赴邊界擔負警戒,穩定局勢,充實了邊防。

到1965年,生產建設兵團累計拓荒1000多萬畝,當年的工農業生產總值達6.6億元,占全自治區的三分之一。此間,國家投資共7億元,生產建設兵團自己積累投資14億元,上交國家稅金8億元。

但在“十年浩劫”中,生產建設兵團受到反革命集團的嚴重破壞,人心渙散,生產下降導致由盈轉虧,直至1975年生產建設兵團體制被撤銷。這不僅給國家和自治區增加了負擔,而且嚴重地削弱了邊防。

在粉碎“四人幫”后,新疆該走什么樣的發展道路?

王震即考慮建議中央適時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問題。新疆局勢出現問題之后,更加堅定了王震建議中央迅速恢復生產兵團的決心。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王震已進入古稀之年,他更加惦念新疆。他把這里視為自己的第二故鄉。

從1953年他調離新疆后,直到去世前,王震又曾先后14次回新疆視察工作,其中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他便8次扶杖蒞臨新疆考察。其中,1980年9月至1981年8月,王震同志受中央委托,四次赴新疆考察。

為什么會如此頻繁

因為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一個重大的歷史轉折,新疆同全國一樣,各項工作逐步呈現大好局面。但由于境內外別有用心人的挑動,加上工作中出現新的問題,1980年下半年,新疆的民族關系一度出現緊張態勢。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受到影響,工農業生產也呈明顯的下降趨勢。新疆各族干部群眾十分憂慮。

看到新疆這樣,王震焦急憂慮。中央對新疆形勢也極為重視。1980年9月,中央決定派王震同志到新疆,代表中央慰問新疆各族干部、各族群眾和解放軍指戰員。

此時的王震,剛剛作了膀胱癌治療手術后的第4個月,身體十分虛弱。但他授命的第4天,即帶著《馬恩列斯毛論民族問題》、《列寧斯大林論中國》、《沙俄侵華史》、《左文襄公在西北》等書籍,登機出發。

1981年5月上旬,新疆伽師縣發生反革命武裝叛亂事件,公開揚言要用槍桿子建立伊斯蘭共和國。根據王震請求和中央決定,1981年5月16日至5月24日,王震率中央巡視團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第三次來到新疆指導工作。

王震還幾次邀請鄧小平同志暑期到新疆度假。1981年8月,王震陪同鄧小平到新疆“休假”,來到烏魯木齊、石河子、吐魯番等地,與各族干部群眾、農墾戰士、解放軍指戰員廣泛接觸。方便鄧小平同志了解一些真實的情況。

回到北京后不久,鄧小平在一次中央會議上強調指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恢復起來確實有必要。組織形式與軍墾農場不同任務還是黨、政、軍結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就是現在的農墾部隊,是穩定新疆的核心。”

1981年12月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根據上述報告聯合發文,決定恢復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從此,被撤銷6年之久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得以新生。

美好新疆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這枚鑲嵌在祖國西北邊陲的明珠此后更加璀燦奪目。截止王震去世時的1993年兵團的工農業生產總值達119.05億元,比恢復前的1980年的16.56億元,增長了7倍;人均收入達1619元,比恢復前的1980年增長了4.8倍。

歷史到了2017年,新疆地區生產總值(GDP)首過萬億元,達到10920.0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7.6%。進出口總額扭轉了連續兩年下降的局面。

這一增長速度,在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經濟增速排行中位于第15名,超過了不少內地和沿海省、直轄市。應該說,能有這樣的成績確實不容易

然而,即便這樣,一些西方媒體近來惡毒抹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形勢,通過扭曲的描述對新疆反恐和去極端措施進行詆毀。它們妄稱新疆是“露天監獄”,不斷將境外“疆獨”勢力的謊言當做真實信息傳播,那些西方媒體顯然想在新疆事務中扮演一個攪局的角色。

一個地區的發展,最重要的就是有人,有人才的輸入。這樣才能給這個城市、這個地區的發展來帶新鮮的血液和新的動力

從這個角度說,王震同志可能是曾經的中國領導人中,最熱衷于“推銷”新疆的人。他十分愛聽、愛唱《新疆是個好地方》的歌兒。在北京或到外地視察,一有機會他便夸起新疆好,動員大家到新疆安家落戶。

1985年,為了解決兵團職工居住條件問題,在王震同志的建議下,兵團在新疆廣袤的戈壁深處建起的二百個大農場套小農場的小城鎮,以獨有的風姿屹立于天山南北。為各族干部職工安心邊疆、扎根邊疆創造了良好的生活環境和條件。

當時的居住條件很簡陋

1992年就在他重病之時,他仍忍著巨大的病痛動員守候在身邊的北京衛戍區的戰士復員后到新疆工作。對已調離新疆工作的老同志,王震則多次鼓勵他們退休后重返新疆安家。

如今,進入2018年的新疆,所有人都感覺到的形勢有了重大好轉,有朋友告訴刀哥,現在的新疆非常安全,他們居住的城市半夜一個人在街上走毫無問題。

由于過去幾年眾所周知的原因,新疆如今在安檢方面非常嚴格,比如說除了機場安檢外,新疆是幾乎大小商場超市,只要是人流比較多的地方,都要安檢。在新疆的朋友告訴刀哥,剛開始大家都很不習慣,但是這兩年安全狀況越來越好,人們心里也踏實很多,畢竟這些安檢是針對暴恐分子的,對老百姓來說是很重要的保護措施。

刀哥的朋友說,現在新疆某種程度上比歐洲更安全了,各民族之間相處很融洽,大家都是中國人和中國公民。事實上,新疆公交車、商場的安檢員,大多數都是維吾爾族的小伙子。大家的目標很簡單,就是建設好新疆。

回頭看看25年前,王震同志的骨灰從飛機上撒向天山深處的那一刻,我們可以感受到,這位把新疆當做自己“第二故鄉”的老一輩革命家,對新疆是真正誠摯的熱愛。雖苦猶樂,雖苦猶榮,而且充滿自豪感。

我們有信心用更美好的新疆,告慰這位老一輩革命家。

    閱讀下一篇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自揭傷疤只為

    昨天下午,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在挪威揭曉。諾貝爾委員會宣布,將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剛果民主共和國醫生丹尼斯·穆奎吉和伊拉克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