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弈 > 正文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自揭傷疤只為除掉這座人間地獄

時間:2019-10-12 23:14:19        來源:

昨天下午,2018年貝爾和平獎在挪威揭曉。

諾貝爾委員會宣布,將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剛果民主共和國醫生丹尼斯·穆奎吉和拉克雅茲迪族人權活動家納迪亞·穆拉德,“以表彰他們為終結把性暴力作為戰爭武裝沖突武器而作出的努力”。

穆奎吉(左)和穆拉德(右)

前者是受害者的守護者、救助者,后者則是曾經的受害者、暴行親歷者,兩者都給予了戰時性暴力以更大的社會能見度

據之前報道介紹,今年25歲的穆拉德曾在2014年淪為“伊斯蘭國”組織的性奴。在熬過夢魘般的3個月后,她功逃脫。

在眾多被“伊斯蘭國”組織關押的性奴,能夠逃脫的只有少數,大多數沒有逃掉的人,最終都被以不同方式殺害了。而那些逃出來的幸存者,大都會隱姓埋名地藏起來,不光是為了讓自己去忘記那段痛苦的經歷,更多還是怕“伊斯蘭國”組織追殺。

但穆拉德選擇站出來,向全世界人們講述自己的遭遇,并為那些還在“伊斯蘭國”組織魔掌中的族人發聲。

向陌生人講述自己的痛苦并非易事,就像在傷口處撒鹽,可穆拉德幾乎每天都在重復這件事,“伊斯蘭國”組織到達她的村莊時發生了什么,她和其他婦女們被帶去了哪里,她被倒手賣過多少次,在那些囚禁她的房間里都發生了什么……

“她們的生命曾經被摧殘,如果我們再不發聲的話,她們將繼續停留在一個被摧殘的狀態。”

穆拉德來自雅茲迪族,這是一個聚居在伊拉克北部,接近敘利亞邊境的古老教派少數民族,擁有超過50萬教徒。在雅茲迪族人口口相傳的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歷史中,這個民族曾遭受到72次入侵。他們生活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長達10個世紀,一直被外族人視為“異教徒”和“無信仰者”。

“伊斯蘭國”組織十分蔑視雅茲迪族。2014年,該組織“圣戰分子大肆屠殺伊拉克北部辛賈爾鎮的雅茲迪族,迫使數以萬計的雅茲迪人逃離,并俘虜數千名女性作為戰利品

2014年7月,還是學生的穆拉德與家人一起生活在寧靜的小村莊里。她最喜歡上歷史課,未來的理想是成為一位老師

然而1個月后,“伊斯蘭國”組織的到來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圣戰”分子讓所有人集合到學校的操場上,男人女人分開。后來300多名男人被直接殺害,其中包括穆拉德的父親兄弟們。

女性們則被帶到了摩蘇爾城,那里是俘虜交易中心。路途中,“圣戰”分子又殺害了80多位年長的女性,只因她們太老了,沒有人會花買她們回家。穆拉德年邁的母親也在其中。

到了摩蘇爾城,穆拉德和其他女孩一起被作為“圣戰”分子的性奴,她們中最小的女孩9歲,最大的28歲。

在每天早起的例常清洗后,女孩們會被帶到宗教法庭拍照。緊接著,她們的照片會貼在一面墻上,供“圣戰”分子挑選。

有的女孩為了躲避厄運,把頭發弄亂,或是在臉上涂抹電池的酸液,但都是無用功。穆拉德的侄女曾親眼目睹一個女人割開自己的手腕,還有人從橋上跳下去。有些女孩因反抗強烈而被關進頂樓的一間屋子里,屋子的四面墻上都是血跡斑斑的手印。

3個月里,穆拉德被迫與12名士兵發生性關系,一次次的毆打、輪奸讓她身心俱疲。第一次逃跑后,穆拉德遭到一頓毒打,然后被6名“圣戰”分子輪奸,最后昏了過去……

終于在2014年11月,穆拉德成功逃跑了。她輾轉來到伊拉克難民營,并在那里度過了一年。雖然有心理醫生幫助她們,但還是有不少人沒能走出陰霾,有人因為嚴重幻聽而自毀容貌,甚至有人自殺身亡……

后來,在雅茲迪一個基金會的幫助下,穆拉德到了德國,在那里定居,并接受心理治療

雖然自己僥幸逃離了魔爪,但穆拉德沒有忘記族人正在遭受的暴行,她一直在尋找機會,呼吁將“伊斯蘭國”組織暴行呈交國際刑事法庭,并促請國際社會徹底鏟除“伊斯蘭國”組織,制止“伊斯蘭國”組織對雅茲迪人的種族大屠殺

就在這時,聯合安理會找到基金會,希望邀請一位逃離“伊斯蘭國”組織關押的年輕女性出席會議,穆拉德同意了。

2015年12月,穆拉德坐在了聯合國安理會的席位上,她說:“我所講述的一切不僅關于自己,更代表我的家庭,我的族人,交戰區孩子,以及所有被‘伊斯蘭國’組織威脅的人。”3分14秒的獨白結束后,她用手捂住了臉。她的悲慘經歷,也讓在場的聯合國代表不禁動容。

令人高興的是,穆拉德不是一個人戰斗好萊塢演員喬治·克魯尼的妻子、著名人律師阿邁勒·克魯尼,與穆拉德一起將“伊斯蘭國”組織告上了國際法庭。

兩人在2015年認識時,穆拉德“剛剛逃離恐怖歲月,生活的陰影還沒有散去”,“她一直哭,看起來非常柔弱”。在阿邁勒的幫助下,穆拉德成為一名人權活動人士,一直為維和發聲。

穆拉德呼吁國際社會不應只停留在同情雅茲迪受害者,而是要采取實際行動起訴“伊斯蘭國”組織,并在伊拉克幫助雅茲迪人重建家園。在她的呼吁下,去年9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一項決議,將對伊斯蘭國針對雅茲迪人的種族清洗罪行進行國際調查

“我感覺自己很蒼老。我知道自己只有二十幾歲,但身體每一個部分都在他們手中改變了,每一綹頭發、每一寸皮膚似乎都已完全枯朽。我無法描述這種感覺。”

我們很難想象,這個本該在校園里享受陽光、快樂的女孩,到底經歷了怎樣的苦痛,但為了自己的族人,她仍然選擇站出來。

如今,勇敢的穆拉德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關于她的紀錄片《在她肩上》,也正在世界各地的電影密集上映。但這個被別人視作殊榮的獎項,對她來說并不值得高興:“

我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也知道被提名是非常好的事。但即使獲得諾獎,我唯一擁有的也不過是一顆破碎的心。”她曾在自傳《最后一名女孩》中寫道:“這世界上如果一定會發生血腥故事,我希望我是最后一個如此經歷的女孩。”

我們愿世界如她所愿。

    閱讀下一篇

    中國數字化單兵作戰系統:在實戰中

    北方的寒冬總是這么難熬,刺骨的風吹在身上,盡管緊裹著軍大衣也讓人覺得像紙片一樣薄。上級裝備部門組織裝備廠家對某型數字化單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