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局勢 > 正文

中國空軍原裝蘇27或已全部退役 最終與俄方達成共識

時間:2019-09-30 15:36:13        來源:

首批12架蘇-27戰機于1992年6月27日抵達國安徽蕪湖空軍基地,其中包括了8架單座的SK型和雙座的UBK型,它們分別由俄方共青城飛機生產聯合體和伊爾庫茨克航空生產聯合公司生產,這些戰機也為了當時中國的王牌戰機。而在1995年12月,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劉華清訪問羅斯,并提出了追加引進蘇-27戰機生產線和相關ISh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技術的請求,并在最終與俄方達成共識,從而為“側衛”戰機在中國的發展之路打下基石。

顯而易見的是,蘇-27SK/UBK戰斗機對于九十年代世界各國軍隊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先進裝備,更何況是當年正處于青黃不接的中國空軍:與身為第三代戰機的蘇-27形成強烈對比,那時中國空軍的主力還是殲-7系列,屬于第二代戰斗機整體性能已經大大落后于世界主流水平。而即使是號稱“王牌”的殲-8II型戰斗機也同樣僅僅算得上“二代半”的技術水平,與第三代戰斗機相差甚遠。更令人揪心的是,相當于第一代戰機水平的殲-6系列在當時的中國空軍仍然有著相當的服役規模,這在超視距空戰開始成為時代潮流的九十年代是非常無法想象的。也正是因為如此,蘇-27的到來讓中國空軍高層意識到了第三代戰機的優越表現,并從側面進一步推進了國產先進戰機的研制步伐。

世紀以來,蘇-27系列戰機在中國空軍中一直有著極高的戰術價值,尤其是高航程和重型戰斗機的性能特征讓它們幾乎擁有了無可替代的地位,并由此成為了中國空軍遠程巡航任務中的決定性力量。而在眾多裝備該型戰機的部隊中,有著“霧都雄鷹部隊”之稱的中國空軍航空兵某旅則更是一個“狠角色”,他們的飛行員之中不乏蔣佳冀這樣的金頭盔蟬聯者,以至于成為了歷屆軍內大小規模對抗演練中的可怕對手。另一方面,由于“霧都雄鷹旅”裝備的蘇-27型戰斗機屬于引進裝備中的第三批次,因此它們的服役期限比其他部隊的同型戰機要更為長久,這也就是為什么我們能在去年看到該部隊原裝的蘇-27UBK戰斗機仍然處于戰斗值班狀態。

然而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尤其是新型國產戰機和機載武器系統的不斷問世,只能使用俄制武器而無法兼容國產彈藥的蘇-27系列在攻防方面顯然已經無法滿足中國空軍日益增長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在電子系統方面,蘇-27與其他國產同代戰機相比也已經處于非常落后的狀態,特別是N001倒卡雷達早已落后于世界水平。如此一來,這款曾經代表著中國空軍頂級力量的一型戰機也不得不開始逐步退出歷史舞臺。

與之相應,“霧都雄鷹旅”的蘇-27UBK戰斗機全部于去年8月退出現役,而取代它們成為這支王牌部隊新一代座駕的則是來自沈陽飛機制造廠的殲-16,這是一種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的第四代戰機,配備了有源相控陣雷達等先進探測系統,并實現了“飛推火一體”。毫不夸張的說,該機強悍的綜合實力在中國空軍作戰序列內僅次于殲-20隱身戰斗機,因此換裝后的“霧都雄鷹旅”必將如虎添翼。

除此之外,其他曾經列裝蘇-27的部隊諸如空2師和空3師也均于數年前換裝了蘇-35SK和殲-20戰斗機,再結合不久前“霧都雄鷹旅”的情況來看,蘇-27SK/UBK已經全部退出現役。但在此之后的中國空軍并不會出現實力下滑——恰恰相反,更多新型戰機的不斷升空必將為中國的國土安全構筑一道更為堅實的空中防線。

    閱讀下一篇

    土耳其駐敘利亞據點遭政府軍遭到

    土耳其國防部13日發表聲明說,土耳其位于敘利亞伊德利卜省的一個觀察點遭敘政府軍炮擊,3名土耳其士兵受輕傷。聲明說,該觀察點遭到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