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局勢 > 正文

記者臥底菲律賓網絡博彩丨專坑國人的“東方監獄”

時間:2019-10-09 23:25:40        來源:

三層樓高的圍墻,一米多高的帶刺鐵絲網,所有進出口都有挎著長短槍警戒保安……

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南部帕塞市這座名為珍珠大廈的院子,24小時燈火通明,人頭攢動,在周邊全是水泥塊和鐵皮搭建的貧民窟里,尤為顯眼,但當地人習以為常,因為由數百家網絡賭博公司的“索萊爾東方集團”,在當地名聲赫赫。

▲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南部帕塞市,圖右側白色建筑即為珍珠大廈。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珍珠大廈正是索萊爾東方集團的主要據點之一,在這里,網絡賭博公司24小時運轉,被高薪誘惑來的數千國人,主要工作是通過招聘兼職、網賺及色情直播等各種方式,吸引更多中國人到博彩平臺上參賭,而類似的據點,在菲律賓有數個。

近日記者通過國內中介公司招聘,作為新員工成功臥底進入珍珠大廈,一窺這個“專坑中國人”的網絡賭博集團。在這里,基層從業者每天至少工作12小時,每月只有一天假期,如果完成不了任務,罰款、吃臭雞蛋、挨打都是常事。

因為嚴苛的管理,員工們都把索萊爾東方集團稱為“東方監獄”。不少人想逃離回國,但護照被扣押著,樓內有打手巡邏,樓外有持槍保安把守,除非繳納一筆高昂的離職費。交不起離職費和罰款的員工,只能以工抵債,繼續設局騙人。

大廈戒備森嚴入職先扣護照

馬尼拉國際機場向西約10分鐘車程,帕塞市的季里諾大街,有一大片水泥塊和鐵皮搭建的貧民窟。當地人無聊時就躺在傾斜的鐵皮屋頂上曬太陽,望著一旁這棟白色大樓高聳的圍墻和鐵絲網,和窗口一張張異國的面孔。

這棟白色大樓就是珍珠大廈,24小時燈火通明,戒備森嚴。除了高墻、鐵絲網,前門、后門、停車場三個出入口,都有持槍保安把守:前后門的保安配備手槍,停車場保安胸口挎著霰彈槍。

數千名中國人,在這棟樓內從事網絡博彩工作。家住附近的菲律賓人莫妮克告訴記者,“周邊有成千上萬中國人在網絡博彩公司工作,午夜12點,會有成群的中國人涌出寫字樓,上街到處買東西吃。”

7月中旬,記者和另外三名被“高薪”吸引而來的新員工從北京出發,拿著旅游簽證和假的回程行程單,假裝游客前往菲律賓。國內的招聘中介告訴大家,過海關時候不要緊張,行為舉止都要像游客。

行人先到香港逗留轉機,14小時后抵達馬尼拉。

在馬尼拉機場的約定地點,一名操香港口音的年輕男子將大家領上一輛商務車,車行十幾分鐘后,來到珍珠大廈停下,香港口音男子讓記者下車,另外三人則被拉往索萊爾東方集團的總部索萊爾大廈。

經過一系列安檢進入珍珠大廈后,行政人員林俊(化名)以辦入職手續為由,索取了記者的護照,手續辦完后,記者想索回護照,林俊稱員工護照統一由公司保存。

“其實就是扣你的護照,防止你逃跑。”入職后,老員工李祥(化名)告訴記者。

員工若要離職,只有先繳清賠償公司的中介、簽證等費用,才能拿回護照。“有賠幾千的,也有賠兩三萬的”,李祥說,他剛來時就想走,但賠償費用太高,不得不繼續干下去。

2  公司只有編號員工全用外號

珍珠大廈前面5層為辦公樓,后面7層為宿舍樓。辦公樓是L型布局,分布著大大小小超過50家網絡博彩公司。

所有公司都沒有名字,只有編號。

記者被分配到編號為“3B”的公司。跟國內很多普通店面一樣,公司門口掛著紅燈籠,玻璃上貼著狗年生肖畫,前臺擺著寓意招財的神獸。進門繞過前臺,就是辦公大廳,像一個大型網吧:八排桌椅,坐著100多名推廣員,多數是年輕小伙子。房間里敲擊鍵盤聲和開獎鈴聲交織在一起。

▲數千中國人在菲律賓的珍珠大廈,通過招聘兼職,網賺,色情直播等手段面向中國國內招賭。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勞務合同顯示,編號3B的公司名字是OG集團。此后的閑談中,多名員工向記者透露,珍珠大廈3B只是OG集團的一處辦公地點,其總部在索萊爾大廈,另外在菲律賓的另一座城市,以及柬埔寨都有辦公地點。

公司一名財務人員告訴記者,僅3B至少有8個盤口,規模較大的盤口有“太陽城”、“大發”等,月盈利都有上千萬元,規模較小的盤口月盈利也有幾百萬元

各盤口的玩法也不同,有私彩(私人坐莊的非法彩票)、賭球,也有百家樂等棋牌類玩法。一名管理人員介紹,“每個盤口都有各自的小老板,背后還有大老板,這里的老板和管理層九成以上是福建人。”記者也注意到,很多管理人員都用福建話交流

記者被領去見一個盤口的主管。“我叫‘山雞’,這里的人都不用真名,你也給自己取個外號”。“山雞”看起來20多歲,福建口音,管理“永誠彩票”的推廣業務。

“永誠彩票”是一個私彩盤口,玩法有重慶時時彩、北京PK10、江蘇快三等,5到10分鐘一期,以國內體彩、福彩的開獎結果進行賭博,和正規彩票站投注不同的是,玩家的賭資直接流入“私莊”的口袋

“永誠彩票”也有自行開獎的私彩,由美女直播開獎,類似快三的玩法,1分鐘一期,玻璃罩內三顆骰子跳動,停下時朝上那面的點數就是開獎結果。另外還有1分鐘一期的時時彩、PK10和六合彩。

▲圖為網絡賭博美女直播開獎。網絡截圖

一名玩家第一次接觸這種1分鐘一期的彩票,就深陷其中。“這種彩票很可怕,越輸越想投注,總覺得下一把能贏回來。”這名玩家已經輸了2萬多元,幾次把App卸載了,卻忍不住又重新安裝了,“整天盯著一部手機,開獎、投注、開獎,太快了,根本沒有冷靜的時間,整個人都是呆滯的,直到賬戶里的全輸完了才稍微清醒一點。”

公司一名財務人員透露,“看起來有輸有贏,但其實賠率都是莊家算好的,久賭必輸”。

網絡賭博平臺的充值和提現都由財務人工操作,上述財務人員稱,他們有幾百張國內的個人銀行卡用于轉賬,開戶行多是各地方的小銀行和農信社

記者注意到,網絡賭博的充值渠道很多,包括微信錢包、支付寶、QQ錢包和銀行卡轉賬,充值的錢只能下注,無法提現,平臺規定,只有打碼流水達到充值金額的一倍,才能提現,比如充值10元,需要累計投注達到10元,余額才能提現,且提現的渠道只有轉賬到銀行卡

假扮美女推廣賭托兒演戲配合

小頭目“山雞”手底下有10名推廣員,都是年輕小伙子,來自國內山東四川、福建、黑龍江等地。

工作時,每個推廣員面前都并排放著五六部手機,每部手機上都粘上紙條,寫著不同身份:“專員”、“男玩家”、“女玩家”,以免聊天時混淆。

▲每個推廣員面前擺著一臺電腦五六部手機,扮演“美女”、“賭托兒”等。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永誠彩票”有十幾個QQ和微信玩家群,玩家總數量超過2000人。推廣員的工作之一就是讓這些玩家持續下注。

辦公室內響起一串電鈴聲,這是開獎前的信號。屏幕上一串數字快速閃爍,定格時,冠軍位的數字又開出了7,群內玩PK10的玩家們已經連輸4把,“剛充值又輸沒了”,玩家們一片哀嘆、咒罵。

幾名推廣員見玩家們輸得不想玩了,就商量著實施一次“炒群”,活躍氣氛。

“美女璐璐”在群內現身,顯然之前已經和幾名男玩家聊得熟絡,他們爭著喊“媳婦”。“璐璐”并不介意,反而叫一名剛輸了錢的男玩家“老公”,這激起了其他男玩家的醋意,一時間不再討論輸錢的事。

這時,一位動輒下上萬“大注”的“男玩家”在群里出現,其他玩家紛紛喊“大哥”。“美女”也向“大哥”問好,有意顯出他不平常的身份。

“大哥”曬出一張截圖,顯示剛投的一注贏了19600元,群聊立馬沸騰了,玩家們夸“大哥”有魄力、眼光準。“大哥”則謙虛地回復,“運氣而已”。仿佛受了“大哥”的刺激,幾名“玩家”跟著起哄:“砸”、“梭哈”、“下把必中”、“輸了從頭再來”。

玩家們看不見的是,“美女”、“大哥”和跟著起哄的“玩家”,都是幾名推廣員之間的配合演戲,目的是慫恿大家繼續下注。

這些“賭托兒”賬號的資料、頭像、相冊一應俱全,令人難辨真假。這些資料都是從他人賬號扒下來的。“男賬號盡量找看起來有錢的,女的就找年輕漂亮的,扒完了記得把對方拉黑,別被發現。”一位推廣員說。

玩家們看到中大獎的截圖,其實是推廣員使用試玩賬戶,模擬的中獎結果,再以玩家身份把截圖發到賭博群中,刺激真玩家。

“美女”繼續變著花樣撩撥,“賭托兒”放出連中大獎的誘惑,玩家就在快活的氣氛中輸得精光。

偶爾有清醒的玩家質疑,“為什么我一直在輸?感覺你們都像串通好了來坑我。”這位玩家立馬被禁言,發出的消息也被管理員撤回。

推廣員的賬號以及玩家群,經常因涉嫌網絡賭博被封號、封群。他們一般預備多個備用群,一旦封群就批量轉移玩家。另有一名綽號“火星”的福建男子,專門負責管理和解封推廣員的賬號,他手頭有上百張國內的實名電話卡,以及相應的身份證號,用來解封或注冊新賬號。

捆綁色情直播招賭鼓勵玩家發展下線

推廣員的另一項工作是通過交友、兼職招聘、網賺項目、色情直播等方式,面向中國國內招賭,甚至唆使、哄騙未成年人參與賭博,同時也鼓勵玩家發展下線,拉親戚朋友參與賭博

“大哥你去注冊充值,拉你身邊的朋友都來玩,這樣晚上我能早點下班,陪你聊天啊。”一名男推廣員假扮的“美女”,通過微信對一位中年男子說。接著他拿起另一部手機,回復一名中學生:“弟弟,你是喜歡上我了吧,你注冊充值呀,我帶你一起賺錢”。

推廣員假扮的“美女”,會撒嬌、賣萌、講葷段子,想盡辦法“勾引”對方來玩博彩。

遇到有的人提出想聽“美女”的聲音,就找辦公室內為數不多的幾名女孩,讓她們幫忙說句話,或者唱一段歌。

遇到有人要求視頻,推廣員一般會以在辦公室不方便為由拒絕。推廣員的電腦、手機的前置攝像頭都用貼紙封住,以免誤接對方的視頻聊天暴露身份。

兼職招聘是一種常用的招賭模式。公司有專人在中國國內的招聘網站上發布兼職招聘信息,再將應聘者轉給推廣員。“這是一份彩票跟單員工作,在家用手機、電腦就能做,一天穩定收入300元工資,不要押金、不要中介費,只需要30元操作金。”推廣員對應聘者說。

“兼職招聘來的學生比較多,網賺的主要是上班族和帶孩子的寶媽。”一名推廣員說。

有的推廣員混入網絡交友群中,假扮“美女”找男網友聊天交友,等聊熟了再告訴對方,自己最近玩彩票,能穩定賺錢,要不要一起來玩?

與上述三種方式差別較大的,是捆綁色情直播進行招賭。推廣員不僅要假扮“美女”,還要用露骨的詞匯和男網友聊天,給對方發送裸照和淫穢視頻,吸引對方來看“自己”的色情直播。

直播就在網絡賭博平臺進行,幾名女子每天固定時間進行色情直播。觀看直播需要先在網絡賭博平臺上注冊充值,才能獲得觀看權限。

如果充值超過一萬元,可以觀看一對一色情直播。“邊看直播邊下注,又刺激又賺錢”,推廣員對看直播的人說。

▲賭博平臺每天固定時間進行色情直播,獲得觀看權限需先在平臺注冊充值。網絡截圖

“永誠彩票”有一套代理體系,類似傳銷中的多級分銷,層層返利。上級按下級總打碼量的千分之一返點,上級還可以人為設置下級代理的賠率,賺取其中的賠率差。推廣員是一級代理,他拉來的玩家如果再發展其他玩家,就是二級代理。

推廣員鼓勵玩家,把他們身邊的親朋好友,都拉來參與賭博,“把你的人脈變成錢”。有一名年輕的男玩家,一天之內就拉了他的親戚朋友11人參與網絡賭博。

“只要在網絡賭博上嘗到過甜頭,都會玩上癮”,一名推廣員說,“玩的時間長了,肯定都是輸的。”他見過玩家輸急眼了,揚言要跳樓報警,還有下跪乞求的,他都直接拉黑了。

記者注意到,“永誠彩票”的玩家中,有學生、寶媽、上班族、退休老人年齡最小的只有15歲,最大的60多歲。

動輒罰數萬員工稱進了“東方監獄”

珍珠大廈從事網絡博彩的中國人,來自國內五湖四海,此前從事各行各業的都有。記者遇到年紀最小的,才剛滿18歲,中專讀了兩年還沒畢業,被親戚的朋友介紹過來,“很想家。”

無論哪個崗位,中國員工每天至少工作12個小時,新員工被要求加班至14個小時。

新員工第一個月沒有假期,老員工一個月休息一到兩天,如果當月沒完成任務量,下個月的休息就會被取消。

▲中國員工每天至少工作十二小時,下班后擠在8到12人一間的宿舍休息。圖為一個八人間宿舍,是沒有窗戶的暗間。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公司對員工的管理和防范都很嚴密:辦公室內,員工的私人手機一律上交,下班后才能領回,每名員工頭頂都有攝像頭,管理人員不時在辦公室內巡視,突擊檢查員工的工作手機和電腦。大樓內的走廊、拐角、樓梯口到處有保安巡邏,隨時可能對員工進行盤查,樓內除廁所以外,遍布無死角的攝像頭。

中國員工們直接將索萊爾東方集團稱為“東方監獄”。

在這里,每條規定都和錢掛鉤,沒有佩戴工牌,罰款5000比索(約合人民幣643元),在抽煙區域外抽煙,罰款5000比索,在大樓任何區域拍照,罰款10萬比索(約合人民幣12860元),私人手機連接辦公室WiFi,直接開除,同樣意味著一筆離職賠款

▲圖為凌晨12點,中國員工聚在劃線區域抽煙。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你們的手機都是從國內帶來的,可能會被監控,一律不允許連接辦公室的wifi,被發現一律開除”,“山雞”對入職的新人說。

吃飯、上廁所都有規定時間

,吃飯時間不得超過半小時,一次抽煙、上廁所時間不得超過10分鐘,超出時間都會被扣工資。“干了半年沒存下什么錢,都快被罰光了。”一名員工說,博彩公司管理嚴苛,主要還是防止員工泄密,引來警方打擊。

記者查詢公開報道,近年來,中國警方與菲律賓警方多次聯手打擊跨國網絡賭博案,摧毀了多個網絡博彩平臺及組織,涉案金額達數十億元人民幣,數百名中國籍從業者被押解回國審判

亞洲責任博彩聯盟創始人蘇國京說,菲律賓是整個亞洲,乃至全球的線上博彩集散中心,亞洲大量的網絡賭博公司和服務器都設在菲律賓。“這和當地的監管政策有關,菲律賓政府曾經發出很多網絡賭博的牌照。很多華裔在菲律賓從事網絡賭博,沒人掌握其數量和規模。

中國籍、菲律賓籍、美籍、英籍華人都有。”蘇國京說,華人開設的盤口,基本都面向中國內地及華裔招賭。近兩年很多福建、兩廣人,還有曾經在澳門的疊碼仔,都跑去菲律賓從事網絡賭博。一些原本做地下六合彩、私莊的,跑去菲律賓做網絡賭博了。

7月的馬尼拉時值雨季,陰雨綿綿,悶熱潮濕,有時一連幾天不見陽光。因周邊的治安混亂,從事博彩業的中國人經常成為搶劫目標,因此沒人敢單獨出去閑逛。下班后,中國員工擠在8到12人一間的宿舍,喝酒幾乎是唯一的消遣。

“永誠彩票”的一名推廣員告訴記者,自己每天的工作都是不道德且觸犯法律的,來的第一天就想走,可交不起離職費,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我已經干得分不清白天和黑夜,自己一個男的,卻整天扮成女的去勾引男人,感覺都快人格分裂了。”

7月21日,一名中國員工聯系國內招聘他的中介公司,稱待不下去了,想回國。中介公司告訴他,機票費、簽證費和中介費,總共需要賠償3萬元:“要么做下去,要么交錢,不交夠錢,你是回不來的”。

延伸閱讀一:揭秘菲律賓網絡博彩招聘內幕丨以游戲推廣名義招聘,代理公司與多家院校合作

“博彩這個行業,你能接受嗎?”面試中途“董老師”問到,他稱,游戲推廣工作,其實是向中國人推廣網絡賭博,世界杯期間,賭球的很多,賭博公司急需用人。”

文|新京報調查組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新京報“(ID:bjnews_xjb),原文首發于2018年8月13日,原標題為《

揭秘菲律賓網絡博彩招聘內幕丨以游戲推廣名義招聘,代理公司與多家院校合作》,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跟臥底的記者一樣,很多在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境外從事跨國網絡博彩業的中國員工,相當一部分都是由國內中介公司招聘而來。

這些中介公司多數打著“科技公司”的名號,以境外互聯網公司游戲開發、推廣、測試等崗位進行招聘,高薪誘惑中國人出國進入博彩集團工作。

記者注意到,這些中介公司多在58同城、智聯招聘等網站上發布高薪招工信息,進行社會招聘,有的甚至將觸手伸向校園,與部分大中專院校簽訂“校企合作協議”,通過校園招聘將應屆畢業生送往境外從事非法博彩工作。

有中介公司于今年上半年,與20多家本專科院校簽約,號稱計劃三年內向境外博彩集團輸送萬名應屆生。

對于中介公司簽校企合作進行校園招聘情況,有專家表示,對于用人單位在院校官網發布的招聘信息、在校園內舉辦的招聘會,校方應盡審查義務,防止學生落入不法分子的圈套。

隨著中菲執法部門跨境網絡賭博的多次聯合行動,中國駐菲律賓使館也曾專門發布提醒,警告赴菲人員切勿從事非法網絡賭博活動稱該類網絡賭博公司業務大都面向中國公民,涉嫌違反中國相關法律,從業人員有可能成為中國警方抓捕對象

駐外“游戲推廣”實為賭博推廣

在國內各大招聘網站發布各類高薪招聘信息,參加招聘會,是跨境賭博公司招聘新人的主要途徑。

3月2日至4月4日,58同城網站出現三條同為“董老師”發布的駐菲律賓招聘信息:“財務8K管吃住駐菲律賓”、“客服8K管吃住駐菲律賓”、“APP測試運營駐菲律賓”,薪資8000元至12000元。

記者以求職者身份聯系“董老師”應聘,其稱游戲推廣崗位招聘男生,崗位門檻很低,只要求會使用電腦打字,對學歷等方面均無要求

6月底,記者應約來到海淀區中關村創業大街昊海樓7層面試。面試中,“董老師”告訴記者,他們公司名為硅谷匯(北京)軟件ISh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技術有限公司,負責給菲律賓的索萊爾東方集團招聘人才“是那邊的大公司,就相當于騰訊、阿里。”

面試過程中,“董老師”的提問著重于家庭經濟情況、父母職業等,對于個人能力反而沒提要求。稱,“家里有幾個孩子,父母都在農村,來了能吃苦,這在我們看來就是比較優秀的。”

“博彩這個行業,你能接受嗎?”面試中途“董老師”問到,他稱,游戲推廣工作,其實是向中國人推廣網絡賭博,“世界杯期間,賭球的很多,賭博公司急需用人。”

面試分兩次,第一次由董老師面試后一周左右,記者再次來到中關村創業大街昊海樓7樓,接受菲律賓公司人事的視頻面試,做了打字速度簡單測試。次日,記者就收到了“索萊爾集團”的錄取通知書

▲求職者收到北京一家軟件開發公司的面試通知,其實是前往菲律賓從事賭博軟件開發。網絡截圖

與記者同一批由“董老師”面試的張嘉(化名),應聘的是智聯招聘網上一個名為云全棧(北京)軟件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全棧”)發布的UI設計崗位,面試的時候才知道是前往菲律賓做賭博APP的UI設計。通過面試后,張嘉7月26日來到菲律賓馬尼拉的索萊爾大廈做UI設計。

記者多方核實,“董老師”全名董宇,是硅谷匯的大股東。工商信息顯示,硅谷匯成立于2016年1月20日,注冊資本2222.22萬元,董宇持股90%。2016年9月1日,硅谷匯成立全資子公司云全棧。

硅谷匯官網介紹,硅谷匯軟件技術有限公司是中國領先大型綜合性軟件與信息服務企業。其工商資料顯示的經營范圍是:軟件技術開發、服務、資訊、轉讓、推廣;銷售計算機、軟件及輔助設備

在記者赴菲律賓入職博彩公司后,多名員工均稱由董宇招聘而來。從事在線財務工作的趙伍(化名)稱,他是在天津參加一場招聘會時,遇到了硅谷匯公司,“招聘會上公司介紹得都很正規,做計算機互聯網的,給的工資挺高,直到出發前才知道是做網絡賭博。”

“社會招聘已不能滿足需求”

除了社會招聘,硅谷匯還將目光對準了各大中專院校。

硅谷匯官網顯示,硅谷匯攜手全國各大中專院校,展開校企合作:直接輸送畢業生就業接待合作。其官網顯示還有硅谷匯國際大學項目,稱“硅谷匯集團愿與高等院校攜手,達成聯合培養、深化校企合作,愿與各院校開展包括聯合招生、課程置換等深度校企合作。”

▲硅谷匯公司負責人稱已和國內二三十所本專科院校簽約校企合作,圖為簽約現場。網絡圖片

記者在菲臥底暗訪時,多名應屆畢業生表示是在校園看到硅谷匯公司的招聘廣告,才踏入跨境博彩這一行的。

黑龍江一所二本院校的應屆畢業生高健(化名),目前在被稱作“東方監獄”的珍珠大廈從事賭博推廣工作。他稱畢業前夕,他在學校的招聘QQ群中看到硅谷匯公司的招聘廣告,面試的時候得知做的是“棋牌游戲推廣”,來到菲律賓才知道是網絡賭博,“薪資待遇、工作強度、住宿環境都和招聘時承諾的不一樣,感覺上當受騙了。”

山東一所民辦院校的應屆畢業生郭強(化名),則是在北京參加了一段時間計算機培訓,再由硅谷匯公司招聘而來。

8月初,記者以院校就業辦老師的身份咨詢董宇,他稱,硅谷匯的校企合作有兩種合作方式,一種是畢業生直接送過來面試,另外也可以去學校開招聘會,“我們目前合作的有二三十家專科、本科院校”。

董宇發送給記者的一份電子版的硅谷匯公司的《2018-2021年校企合作直接就業或實習生招聘計劃表》顯示,網絡客服(駐國外)需求人數3300人、網絡推廣(駐國外)需求人數3800人、在線財務(駐國外)需求人數1300人。

董宇稱,這些網絡客服、網絡推廣、在線財務都是菲律賓、馬來西亞網絡科技公司的崗位。“公司用人多,光從社會招聘已經不能滿足需求,得從學校招。”他說,他們公司今年啟用了校企合作模式,計劃在未來三年,向境外賭博產業輸送一萬多名國內高校畢業生

董宇還特意囑咐記者,“學校每送一個學生,會給學校一千塊錢的好處費,但要保證學生在一個月內不離職,如果離職了,你再給我們把人補上就行。”

多所院校確認與硅谷匯簽約

對于董宇“已與二三十家學校展開合作”的說法,記者通過硅谷匯官網及網絡搜索發現,6月到7月,董宇至少參加了4場校企合作會議。6月下旬,在石家莊、天津、西安各一場,7月中旬,在大連有一場。

“9月份時寶雞和成都都會有校企合作會,我們也會去。”董宇說。

6月到7月的4場校企合作會議的現場照片顯示,硅谷匯至少和16所院校簽約,分別為,黑龍江省貿易經濟學校、黑龍江農墾科技職業學院、衡陽師范學院、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遼寧農業職業技術學院、西北工業學校、陜西華山技師學院、西安外事學院、西安思源學院、隴南師范高等專科學校、鄂爾多斯生態環境職業學院、河北地質大學、渤海理工職業學院、石家莊新華電腦學校、河北政法職業學院、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

記者逐一致電上述院校,核實合作簽約問題,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衡陽師范學院、遼寧農業職業技術學院、西北工業學校、鄂爾多斯生態環境職業學院共5所院校向記者確認與硅谷匯公司簽約,但均表示合作尚未開始,也還沒有學生通過硅谷匯公司就業。其余11所院校因就業辦放假或電話無人接聽,暫未能核實。

遼寧農業職業技術學院的黃老師向記者提供了一份與硅谷匯簽約的《校企意向合作協議書》,其顯示,甲方(指學校方)、乙方(指用工單位方)雙方合作建立人才供需基地,甲乙雙方就業指導和服務部門建立日常聯系,就甲乙雙方開展校企深度合作及人才供需互通信息,雙方建立定期的信息交流機制。

▲圖為硅谷匯公司與院校簽訂的校企意向合作協議書。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這份《校企意向合作協議書》顯示,合作方式及內容包括定向式、訂單式培訓;共建實習、見習基地;安排畢業生(實習生)頂崗實習或就業;校企共建課程專業建設、互派人員指導、產學合作。

黃老師稱,簽約時,硅谷匯公司給的條件都很好,也不需要扣學生的錢,提供的崗位都是互聯網、計算機等熱門行業,正打算對該公司進一步考察。

針對記者提供的該公司涉及跨境賭博招聘問題,黃老師表示學院打算終止雙方合作。

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就業辦相關負責人表示,“我們也是第一次接觸這家公司,當時簽的只是意向合同,還沒有正式開始合作。學院將對該企業做進一步審核,如果有問題,學院將立即終止合作。”

衡陽師范學院的劉老師稱,硅谷匯公司曾表示希望來學校辦招聘會,但未成行。西北工業學校就業辦的趙老師稱,簽約主要是看中了這家公司軟件方面的就業崗位。鄂爾多斯生態環境職業學院就業辦的張老師稱,硅谷匯公司稱他們向海外輸送計算機和軟件人才,但是不清楚具體是什么行業和崗位。

這三所院校的相關負責人均表示,如果硅谷匯公司有問題,肯定會撤銷合作。

4  中介公司招聘通知現高校官網

記者發現,替境外博彩公司進行招聘的,涉及多家“科技公司”,其中也有進行校園招聘的。

當天與記者同行前往菲律賓的三人,均由北京軟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軟騰)招聘,再交給董宇帶隊,從北京出發前往菲律賓。

目前,這三人均在馬尼拉索萊爾大廈從事網絡賭博工作,1人在客服崗位,2人在APP測試崗位。其中一人告訴記者,通過軟騰公司招聘過來,需要額外支付一兩萬元的中介費,直接從前幾個月的工資中扣除。

據軟騰官網介紹,該公司在菲律賓的合作公司同樣為索萊爾集團。其官網稱,北京軟騰科技有限公司與菲律賓“索萊爾”集團達成戰略合作伙伴關系,與“索萊爾”集團的合作項目涵蓋了在線游戲平臺的開發、運營、維護、推廣等領域

記者查詢發現,軟騰公司的招聘會通知,也出現在大學官網上。

黑龍江工業學院官網“校園招聘”板塊有一條通知,“第36場現場招聘會:北京軟騰科技有限公司”,發布人:就業創業工作處,發布時間:2018年4月26日。

▲北京一家向菲律賓賭博公司輸送勞務的中介公司,在黑龍江一所二本院校官網上發布的招聘會通知。網絡截圖

該通知的詳情顯示,此次招聘崗位是在線客服、在線會計、銷售部銷售推廣專員,工作地點在菲律賓。

軟騰科技的石經理告訴記者,今年4月確實在黑龍江工業學院開過一場招聘會,有多人應聘,但是具體情況不愿多說。

8月初,記者致電黑龍江工業學院就業辦,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稱,官網上確實發過這個通知,但是這場招聘會沒有開。

“軟騰公司的人來過我們學校,提出要開招聘會,但當時我們的學生都在校外實習,就讓軟騰公司在學校官網發布招聘會信息,當作網絡招聘。”上述工作人員稱,當時學校核查了軟騰公司的證照、資質等材料,沒有發現問題。

本次通話結束約兩小時后,記者再次登錄發現,該校官網上關于軟騰公司現場招聘會的通知已被刪除。

記者注意到,在軟騰科技官網上,校企合作名錄有4所院校,分別為哈爾濱職業技術學院、黑龍江工業學院、黑龍江旅游職業技術學院、哈爾濱石油學院。

黑龍江工業學院就業辦工作人員稱,“我印象中,沒有和軟騰公司簽約校企合作。”記者嘗試聯系其余三所院校核實,但是因電話無法接通或者學校放假,未取得聯系。

“校方對校園招聘應盡審查義務”

對于部分博彩招聘中介展開校園招聘情況,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對于用人單位在院校官網發布的招聘、在校園內舉辦的招聘會,校方應盡審查義務,防止學生落入不法分子的圈套

熊丙奇稱,如果不法分子把公司包裝成合法企業,以校方的能力也很難核查清楚,這需要監管部門的作為。

校方應掌握畢業學生的去向,如果發現學生從事非法工作,或權益受到侵害,應及時配合有關部門的調查。另外,如果校方或老師違規收取用人單位的好處費,為其輸送畢業生,那涉及以權謀私,是受賄行為。

據公開信息,近年來,中國員工權益被網絡賭博公司侵害的案件經常發生。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曾多次接到中國公民報案求助,稱其在國內繳納高額中介費用后被介紹來菲工作,抵菲后發現是從事網絡賭博,打算離開卻被扣押護照并索取高額費用;或已在網絡賭博公司工作,因擔心被抓欲離職,但公司扣押護照索取高額費用;或是在賭博公司工作期間被誘逼賭博,欠下巨額債務被非法拘禁。

針對跨國網絡賭博集團,近年來,中菲執法部門曾多次合作打擊,陸續打掉設在菲律賓的“KONE娛樂”、“伯樂”、“鑫樂”、“鳳凰”、“皇軒”、“盛皇”、“樂亞”等數個賭博網站,數百名犯罪嫌疑人落網,其中多為中國籍。警方介紹,部分犯罪團伙通過開設的賭博網站依托國家發行的福彩、體彩大肆組織私彩等網絡賭博違法犯罪活動,客服、財務等人員在菲律賓具體操作賭博活動。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張新年律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根據屬人管轄原則,中國人在國外犯罪,按照我國刑法》規定最高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罪行,可以追究刑事責任。該事件中,不法分子在境外設立賭博公司涉嫌開設賭場罪,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不能逃避我國法律追究。并且,該嫌犯團伙面向境內實施網絡賭博犯罪行為,部分犯罪事實發生在境內,依據地域管轄原則,中國司法機關顯然享有管轄權,應當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至于把中國人招聘至菲律賓從事網絡賭博的中介公司,張新年律師指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的相關規定,應以開設賭場罪的共犯論處

新華社曾報道,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提醒稱,前往菲律賓和在菲的中國公民應提高警惕,切勿從事非法網絡賭博活動。

該類網絡賭博公司業務大都面向中國公民,涉嫌違反中國相關法律,從業人員有可能成為中國警方抓捕對象。

延伸閱讀二:

菲律賓網絡博彩調查追蹤丨國內中介停止招聘,接受警方詢問

劉通說,菲律賓這邊的博彩公司員工以福建、廣東廣西東北、山東的成員居多。對待離職員工,通常是不允許繼續在宿舍逗留,會直接安排車把人送到機場,直到看著對方進入安檢。

文|新京報調查組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新京報“(ID:bjnews_xjb),原文首發于2018年8月14日,原標題為《菲律賓網絡博彩調查追蹤丨國內中介停止招聘,接受警方詢問》,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1軟騰科技:已停止“海外招聘”

此前與新京報記者同行前往菲律賓的三人,均由北京軟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軟騰科技”)招聘,再交給硅谷匯公司負責人董宇帶隊,從北京出發前往菲律賓。

目前,這三人均在馬尼拉索萊爾大廈從事網絡賭博工作,1人在客服崗位,2人在APP測試崗位。其中一人告訴新京報記者,通過軟騰公司招聘過來,需要額外支付一兩萬元的中介費,直接從前幾個月的工資中扣除。

在暗訪報道刊發后,新京報記者昨日來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軟騰科技公司,但并未見到該公司任何工作人員。

經聯系,該公司一李姓負責人在電話中表示,自己在外出差,并稱該公司與硅谷匯有正規戰略合作協議,但招聘的職位不涉及博彩。“國外這塊在我們的業務范圍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也就送去一兩個人,目前已經停止海外招聘了。”

李姓負責人表示,公司只對自己招聘的職位負責,其他的還需要和硅谷匯進一步交涉。記者提出與硅谷匯的合作協議是否可以提供,對方表示目前不在北京,不方便提供。

軟騰官網此前內容顯示,該公司在菲律賓的合作公司同樣為索萊爾集團。其官網稱,北京軟騰科技有限公司與菲律賓“索萊爾”集團達成戰略合作伙伴關系,與“索萊爾”集團的合作項目涵蓋了在線游戲平臺的開發、運營、維護、推廣等領域。

8月13日,記者再次檢索其官網發現,已看不到與“索萊爾”集團合作的相關內容。

“硅谷匯”負責人接受民警詢問

上述李姓負責人提到的“硅谷匯”,指的是硅谷匯(北京)軟件技術有限公司。6月底,新京報記者曾通過該公司應聘“駐菲律賓游戲推廣”職位,之后被公司“董老師”安排至菲律賓一家博彩公司工作。此外,菲律賓的博彩公司內4人稱是被“董老師”招聘而來。

昨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此前的面試地點,海淀區中關村創業大街昊海樓7層一家創業園內,并見到了硅谷匯的負責人邊文靜和股東“董老師”。“董老師”表示已經不招聘了。

對于“幫菲律賓博彩公司招聘”一事,邊文靜解釋稱,公司幫對方招聘的都是正規職位,“我們也不知道是做博彩的”。而此前組織招聘的“董老師”也稱,人是軟騰科技公司招的,“我跟他們老板是朋友,很多學生沒出過國,托我幫他們把人送出去。”

而記者此前調查發現,3月至4月,58同城網站出現三條“董老師”發布的駐菲律賓招聘信息,在記者的面試中,“董老師”也曾明確表示,他們公司負責給菲律賓的索萊爾東方集團招聘人才,并稱,游戲推廣工作其實是向中國人推廣網絡賭博,“世界杯期間,賭球的很多,賭博公司急需用人。”

圖為一名應聘者在中介的監督下,接受菲律賓賭博公司的視頻面試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而在記者的追問下,上述二人隨后改口稱公司是做計算機培訓業務,從未參與“索萊爾”公司的招聘。

在“董老師”發布的信息中,面試地點為中關村創業大街昊海樓7層,但記者發現該處并非其公司注冊地址,而是一處創業園區的公共咖啡館。該園區一名管理人員表示,硅谷匯并未簽約入駐,“我們對入駐企業審核很嚴,這種公司是不可能進來的,直到出事我才知道這家公司。”他告訴記者,經了解得知,硅谷匯的“董老師”和邊文靜在6月份曾出現在創業園,但是在公共咖啡館活動,所以無人在意。邊文靜對此解釋稱,是覺得創業園環境好,才會在此辦公。

園區管理人員稱,昨日上午,轄區中關村西區派出所曾聯系創業園,了解“董老師”情況。下午,硅谷匯公司的邊文靜、“董老師”應警方要求前往派出所,之后由民警針對報道涉及的相關情況進行問詢。

講述

博彩集團前員工:有專用小黑屋懲罰不聽話員工

記者臥底進入的是有“東方監獄”之稱的珍珠大廈,這里位于菲律賓馬尼拉國際機場以西的帕塞市的季里諾大街,屬于菲律賓索萊爾東方集團的一處據點。

菲律賓珍珠大廈內的網絡賭博公司都有中國風格的裝飾,門口掛著紅燈籠貼著福字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如今在北京工作的劉通(化名),也曾在新京報記者臥底過的珍珠大廈3B辦公室工作過。回憶起那段經歷,劉通表示“不聽話就挨打,還有同事被關進小黑屋三天都不給飯吃”。

曾手握10個QQ號推廣賭博

今年5月初,有朋友向劉通介紹,可到菲律賓工作。劉通以為,朋友介紹,那工資待遇會有保障,就心動了。

隨后,菲律賓那邊有公司負責招聘的人對劉通進行了視頻面試,劉通回憶,當時面試的內容主要是測試了打字速度,奇怪的是,面試中,對方的攝像頭一直被遮擋,直到結束,劉通也沒看到對方。

中介帶領新員工持旅游簽證和假的回程行程單從國內出發,囑咐大家行為舉止都要像游客圖/新京報調查組攝

通過面試時,劉通還不清楚自己的具體崗位,但對方許諾,會承包往返機票。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劉通坐上了飛往菲律賓的飛機。沒想到的是,剛被公司的人接去珍珠大廈內的員工宿舍,護照便被對方找借口收走了。

此后才反應過來,這份工作并非游戲推廣,而是博彩公司的推廣員,還需要假裝成女性來推廣。

劉通告訴記者,當時所在的公司,是通過色情直播的形式去吸納用戶,并告知對方,想要看色情直播,就必須每天都要賭博。

由于微信號被查封的幾率要高一些,所以公司里的成員都是用QQ號進行推廣,“我最多的時候手上有10個號,有4個要養著,其余6個拿去炒群,就是用男性頭像的QQ號在一些群里閑聊天,這個時候是不能說賭博這種話的,把氛圍帶起來以后,再用女號進群,發布色情直播的內容,來吸引人去看,然后再引誘賭博。”

認清工作內容的劉通,本意并不想繼續這份工作,但轉念一想,如果自己直接離職,也需要向公司繳納賠償金,那還不如先工作一下,起碼掙賠償費。

同事被圍毆后關了小黑屋三天

與新京報此前報道類似,劉通在公司的行動受到嚴格限制,公司員工以福建、廣東、廣西、東北、山東的居多,每間宿舍有三張上下鋪,公司嚴厲禁止員工在私下添加私人微信。每天上午10點半上班,直到晚上11點半下班,吃飯時間限制在半個小時,而抽煙或者上衛生間,只有10分鐘,如果有員工要離職,手機也需要接受檢查。

同宿舍的一名老員工曾告訴劉通,國內過去打工的工人很難得到人權上的保障,公司有專門的小黑屋,用來懲罰不聽話的員工。

劉通回憶,當時有一名四川的年輕人,在這邊的公司工作了一個月,他將自己工作資料從工作手機傳到了私人手機,隨后公司一方以其竊取公司資源為名,三名打手對其進行毆打。

隨后這名年輕人便被關到了小黑屋里,“不給他吃飯,就給點水喝,一直關了三天,把他身上的錢和手機都沒收,然后等他家里人打錢過來,交夠錢才放他走,他被關進去以后,我們就不能跟他聯系了,所以也不知道最后交了多少錢。”

和這名四川小伙相比,劉通從公司離開時比較順利,因為內心一直對這份工作不是很認可,劉通的工作態度也就不是很積極,這引起了公司領導的不滿,一番談話后,劉通順利被公司“開除”,隨后繳納了三千多元的賠償金,并將手機格式化后得以離開,“離職以后,那邊是不允許你繼續在宿舍逗留的,會直接安排車把你送到機場,一直看著你進安檢。”

延伸閱讀三:

專坑國人的菲律賓“東方監獄”,是如何煉成的?

雖然網絡賭博公司設于菲律賓,但中介招聘、推廣渠道、APP下載等環節均在國內,這提示相關平臺和部門要拿出更多作為,斬斷境外賭博公司伸向中國的“黑手”。

文|于平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新京報”(ID:bjnews_xjb),原文首發于2018年8月14日,原標題為《專坑國人的菲律賓“東方監獄”,是如何煉成的?》,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近日,新京報記者通過國內中介公司招聘,臥底進入菲律賓一家網絡賭博集團。記者調查發現,這里有數千名中國員工作為推廣員,主要工作是通過招聘兼職、網賺及色情直播等各種方式,吸引更多國人到博彩平臺上參賭。該公司戒備森嚴,不僅設有高墻鐵網,還有持槍保安把守。在公司內,員工每日工作12個小時,動輒被罰款數萬,他們自稱進了“東方監獄”。

“東方監獄”揭開了網絡賭博規模化、產業化運作的一角,令人觸目驚心數據顯示,中國每年由于賭博而流到境外的賭資超過6000億元,境外賭博網絡就像“抽水機”一般,每年將上千億的資金從中國內地抽走。

專坑國人的“東方監獄”背后,是上千被騙中國員工的斑斑血淚,是無數國人辛苦積攢財富的灰飛煙滅。

如何有效打擊網絡賭博一直是個難題。網絡賭博集團的據點大多在國外,和線下賭博相比,其具有更強的隱蔽性,操作更加便利,一些網絡賭博甚至可以進行合法包裝。

但是,相關部門只要積極作為,遏制打擊境外團伙操縱的網絡賭博,就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網絡賭博集團的據點雖然在國外,但多是通過國內網絡渠道進行推廣,包括搜索引擎、網絡廣告等。例如,

2016年,國內某搜索引擎被曝深夜推廣賭博網站,推廣費最高返點80%。

近年來,還出現了網紅主播幫賭場拉客,以及政府、商業網站被黑,植入境外賭博網站鏈接等新方式。如果能把網絡賭博的渠道封死,就能極大壓縮網絡賭博的生存空間

網絡賭博集團的員工,現在多為國內招聘。這些賭博集團和國內中介相勾結,把許多不明真相的應聘者騙到國外。此前媒體曾多次報道“男子受聘到菲律賓工作,上網假扮美女拉中國人賭博”之類的新聞

一些境外賭博集團還盯上了高校應屆生,通過中介公司與部分大中專院校簽訂“校企合作協議”,通過校園招聘將應屆畢業生送往境外從事非法博彩工作。正是招聘環節的審查和監管寬松,為遠在菲律賓的“東方監獄”,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廉價勞工

而網絡賭博的運營,則要通過APP進行。

從新聞報道看,這些APP不但非法開賭,還捆綁色情直播招賭。需要先在網絡賭博平臺上注冊充值,才能獲得觀看權限。如果充值超過一定數額,可以觀看一對一直播。“邊看直播邊下注”,色情+賭博的模式,使得許多人沉迷其中無法自拔。賭博APP明顯嚴重違法,卻還能大行其道,對APP的監管以及相關應用平臺的審核是否存在相關漏洞?

對于網絡賭博,監管部門近年來一直在嚴厲打擊,此前,中國警方與菲律賓警方多次聯手打擊跨國網絡賭博案,摧毀了多個網絡博彩平臺及組織,數百名中國籍從業者被押解回國審判。

但從最新曝光的“東方監獄”來看,網絡賭博這個毒瘤仍然沒有被徹底摘除,網絡賭博的監管,依然存在不少疏漏。因此,期待相關部門拿出更多強力作為,對網絡賭博進行更有效的精準打擊。

    閱讀下一篇

    中國003航母新照疑曝光 結論是一

    對于正在建造的第二艘國產航母,現在那真的是“日新圖異”。雖然目前這艘航母別說建成了,就算距離下水舾裝或者總段合攏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