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為什么要賣藏獒?而且還要換寶馬?

時間:2019-09-29 22:43:11        來源:

藏獒原產于我國青藏高原,有“東方神犬”之稱。性格剛毅,力大兇猛,對陌生人有強烈敵意,但對主人極為親熱。見習記者 陳榮輝 攝

昨天13:10,吳先生來電:320國道杭州富陽方向,收費站旁邊,有個大伯擺出塊大牌子,上面寫了幾個大字:“藏獒換寶馬車”。他牽來的兩只藏獒,很大,像獅子一樣

記者張平核實報道:320國道杭富收費站旁,路邊一黑一黃兩只藏獒很惹眼,藏獒體形大,模樣威武。旁邊豎著一塊藍底白字的牌子:藏獒換寶馬車。

一個大伯牽著這兩只藏獒,大伯灰襯衫、綠軍褲,腳上一雙沾滿泥巴的鞋子。停在路邊的三輪摩托上,標著“最大藏獒基地”、“破褲子賣藏獒”字樣。

大伯姓潘,杭州人,61歲,兩只藏獒的主人。

“黑藏獒叫德勒,是虎頭,體重184斤;黃藏獒叫扎西,是獅頭,體重160斤。都是純種的喜馬拉雅山巨獒,兩歲大。”大伯拍拍“德勒”的頭,“這種藏獒最標準,臉上兩點黃,胸脯上也有些黃的,或帶些白的。”

兩只藏獒很聽話,圍觀的人想靠近看看,大伯忙說,不要靠太近,別看它老實,要是陌生人,小心被它一下子撲倒。

潘大伯養藏獒已經17年了,最早從1995年開始,“以前當兵的戰友西藏,帶了10只小藏獒回來送我。”

那時,他還在轉塘一家醫院醫生。但他很喜歡藏獒,就在中村租了塊廢棄場地,當作他的“藏獒基地”。從此,一有空,他就會跑到藏獒基地看看。不過,時間一長,藏獒繁殖的數量急劇增多,最多時,基地有上百只藏獒,他忙不過來,“雇人管又負擔不起。”

這么一養,潘大伯在杭州藏獒圈子里名氣越來越大,幾年前,被媒體稱為“杭州養藏獒的人里頭最奢侈的一個”。

“1997年,我調到了醫院保衛科。醫院知道我養藏獒,也蠻諒解,上班遲些去、早點走,都沒關系。我家住蔣村,但冬天藏獒要生小崽,我一般都住在中村的。”潘大伯說,平常給藏獒吃的,主要是肉皮、雞血雞腸,再拌上面包。不過藏獒最喜歡吃的,還是豬腰、豬肝,“我帶你們去看看我的基地……這兩只藏獒放它們在路邊好了,沒人敢來偷的。”

藏獒養殖基地就在中村后面的山坡上,距320國道大概兩三百米遠。還沒到,看門的藏獒遠遠叫了起來。山坡上的圍墻內,有大大小小40多只藏獒,“汪汪”亂叫,但大伯一走進去,它們很快安靜下來了。

“山坡上、中、下三塊地方,有三群藏獒,各有頭領,在自己范圍內活動,超過地盤就要打架。但即使這樣,它們還是要經常相互打斗的,三天兩頭就會死掉一只。贏了的那伙爬到山頭,輸了的就下去,更換頻繁。那只黑的巨型母藏獒,很厲害,還有那只灰色的,跑來跑去,什么事都要管。”潘大伯對藏獒的習性了如指掌。

為什么要賣藏獒?而且還要換寶馬?

“其實,我養的藏獒基本是半賣半送,很多是雜交藏獒,不太值,但我牽出來的那兩只是純種,不能送。我妻子患了癌癥,我想把兩只藏獒賣掉,換一輛寶馬7系,這兩只純種藏獒大概值100多萬,其實,也不一定要寶馬,只要好車就行,我會開車的,我打算帶她去旅行,先回她的老家黑龍江,她好幾年沒回了,再到漠河,然后去海南島。玩上個大半年,說不定她病就好了。”說著,大伯又看了看山坡上的藏獒。

    閱讀下一篇

    聯合國擬大幅增加中國會費 分攤

    根據聯合國會費委員會的建議,中國2016至2018年的聯合國會費將大幅增加,分攤比例可能從現在的5.148%上升到7.92%。8日,中國常駐聯合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