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 > 正文

周永康前妻照片及車禍細節曝光:被一輛軍牌車撞死

時間:2019-09-27 23:07:42        來源:

周永康發跡于遼河油田,是油田系統走出去的最高領導。從盤錦地質隊實習員到遼河石油勘探局最高領導,周永康花了16年時間,平均每三年升職一次。在油田人看來,這種上升速度無疑是“火箭式”的。

因油而生,盤錦又被稱為“南大荒”。 1967年3月22日,國家開始在盤錦勘探石油。鑒于保密需求,遼河油田在當時被稱作“大慶六七三廠”,也就是以勘探開始的具體年月命名北京石油學院畢業、之后一年在校等待分配的周永康開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六七三廠地質隊實習員。

遼河油田老員工稱,彼時的工作條件極為艱苦,一片荒野,連稻田都很少。辦公室、化驗室和宿舍都建在沙嶺鎮南側的沙包上,一共六棟簡易房。1968年10月,周永康跟六七三廠隊員一塊,向石油部抽調的四個地震隊做了六七三廠勘探工作匯報。這是剛工作一年的周永康首次向石油部亮相。

1970年,周所在的地質隊主任康清明陪同領導劉長亮去開會,劉問康,臺下的小伙子是否叫周永康,并稱,那是“我們石油學院學生主席”。劉是北京石油學院1963年至1970年期間的黨委書記。此后不久,周就被提拔為地質團大隊長。

康清明稱,周在校期間正值文革,作為當時學生會主席的周永康是“保皇派”,劉對此銘記于心。“保皇派”即保護文革前的領導干部,與之相對的是“造反派”。

彼時,周永康的職責是給康寫講話稿,康清明稱周永康講話稿“寫得很好”。“很上進,跟組織走得很近,有問題經常征求我的意見。”康說。

“口才好”,這是數十名與周在油田共事過的同事對周的一致印象。在代理鉆井指揮部黨委書記期間,其秘書楊廣吉有次熬夜給他寫次日會議發言稿,結果周沒用,而是即席發言。時遼河油田勘探局黨委書記鄧禮讓對周的講話高度贊賞,命令將周的講話散發給全局學習

楊廣吉回憶,周不抽煙不喝酒,“說話聲音洪亮”,“對下屬要求嚴格”。“他不睡覺我們也不敢睡覺,得值班給他寫東西。”楊說。

楊廣吉及另一位與周共事過的人員稱,周永康當時的月工資為56元,外加每月18元補貼,這個工資要遠高于當時的全國平均工資。盡管如此,由于物資匱乏,周的家庭布置也很簡陋:幾乎沒有自己添置的家具全部家當就是油田發的兩張床,一張柜子。這是當時油田系統家庭的標準擺設。

另一名與周共事過、不愿透露名字的人稱,周“為人深沉”,“不會與下屬走得太近”。在機關食堂吃飯時,由于當時沒有排隊的習慣,周總是最后一個去食堂,打飯師傅也會給他多盛幾塊肉。

楊廣吉還記得,有次半夜,路上有個當兵的攔周永康的車,希望搭車,周永康沒搭理,照樣讓司機往前開,同在車上的楊廣吉也沒敢支聲。在那個年代,路上基本只有兩種車:貨車和領導的吉普車,而出行基本都靠攔貨車。

在康清明眼里,周是個“很隨和的人”,喜歡講笑話,還愛給領導取外號。“他什么人都接觸,油田里有幾個相當差勁的人,他都提拔得很高,我有時跟他開玩笑,說你個兩面派誰都不得罪。”康清明說。

1973年7月,周永康所在的地震大隊組了物探處,周任處長,轄436名下屬。同時,周也是三二二油田(73年改名為遼河石油勘探局)地質指揮部革命委員會的7名常委之一。1976年,周永康成為遼河石油勘探局政治部副主任,負責“搞典型,樹先進”。

周永康早年喪父,母親跟隨他在遼河油田生活照片顯示,周永康當時的妻子王淑華眼睛細小,體態偏瘦。楊廣吉稱,在油田工作時,周基本不回家,“開會一開就開到半夜”,部分時間睡辦公室。盡管周的辦公室離他家就步行15分鐘左右的距離,家里燈泡壞了,王也只能給秘書打電話讓換。王淑華曾經參加過遼大的函授,考試前,王一般只和周的秘書討論和押題。

周永康當時的鄰居稱,周母經常去他家串門,抱怨南方人與北方人的生活習性不合。王淑華祖籍河北,遼河油田會戰時從天津大港油田調至盤錦。

1983年至1985年,周永康任遼河石油勘探局局長,兼任盤錦市委副書記。當年,遼河油田還未見發展,盤錦還被稱為“盤錦墾區”。由于政企合一制度,當時的盤錦副書記都由遼河油田局長兼任。

1985年,周赴京擔任石油部副部長。1986年8月14日,油田紀委全體歡送王淑華,紀委書記李登俊當時提醒他的下屬王淑華,“北京關系復雜,去后一定要多注意。”

遼河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原總地質師吳鐵生稱,周永康調任至石油部后,遼河油田調任至石油部的人員電話告訴他,有次周永康在石油部開會,王淑華曾大鬧會場,原因是王懷疑周在“外面有人”。

楊廣吉在北京出差時曾去石油部找過周,在與周的秘書爭執,楊音量較大,周聽見后走了出來,問楊有啥事,稱中組部的人在找他談話,讓楊改日再來找他。后來楊就沒再去找。

在前同事和下屬看來,憑周永康的能力,做到勘探局局長的職位并不讓人意外,但是再往上升就“應該是有關系”了。“周永康這個人特別會上層路線,十個王濤抵不了一個周永康。”康清明說。

遼河油田多名退休人員稱,周去了北京后,跟王淑華離了婚,有次北京的官太太們聚會,稱要順便給周妻換心情,于是約了周的妻子去北京郊區的一個度假村聚餐,期間周妻被一輛軍牌車撞死。

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遼河油田勘探局退休人員稱,王淑華去世不久,關于她車禍一事在油田引起了很大的反應,“大家都覺得怎么可能呢”。

“他二兒子經常尿炕,在我們這里有名的,經常來我家蹭飯。周那個時候還是挺本分的,因為當時的氣候不允許他去撈。”這位退休人員稱。

1999年,周永康調任四川任省委書記。楊廣吉和另一名與周共事過的人士稱,周當時在四川干部用得不順手,準備調勘探局的一名副局長去成都當副市長,最后不了了之。

2002年周永康調至公安部任部長后,康清明稱此后他就無法撥通周的電話了。

2012年12月24日,周永康去遼河油田視察工作,與油田退休代表、石油學院的老同學等舉行座談。“老同學都很感激他,因為去北京看病時他都會幫忙。”參加了座談會的李登俊說。

“我沒想到周永康會有今天,因為他是政治局常委。”康清明說。

今年2月,一位一直與周永康有聯系的大學同學聯系周永康時,發現電話已無法打通,“我知道出事了”,他說。

    閱讀下一篇

    杭州繞城西線車禍,9人遇難

    今天(8月12日)上午7點,有讀者向錢江晚報熱線96068報料:清晨時分,三墩往五常方向的高速公路上,一輛大貨車與一輛面包車發生車禍,有人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