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 > 正文

武漢夜總會提供裸陪賣淫服務 生意火爆電話響不停

時間:2019-09-27 23:11:49        來源:

安徽來漢的文先生近日向本報投訴稱,本月初,一朋友帶他到漢口濱江KTV夜總會談業務。他以為就是唱歌跳舞,沒想到幾名夜總會小姐竟當著眾人的面脫得一絲不掛,還恬不知恥地說要玩“性游戲”。他十分吃驚,當即尷尬離去。

另有多名讀者報料,內容與文先生描述一致。前日,記者將這些投訴整理后,向武漢市江岸區公安分局反映,引起該局負責人高度重視,指示迅速調查取證警方委托本報記者先期暗訪,搜集證據,并派民警小雷隨同保護安全

記者暗訪后警方隨即出動,搗毀了這一裸陪窩點

生意火爆預訂電話響不停

前晚9時30分許,記者與便衣民警小雷等一行4人,開車到達漢口山海關路濱江KTV夜總會。立即有人迎上,說:“停車場滿了,麻煩停在路邊。”

樓下馬路兩邊也幾乎被車輛擠滿,陣陣歌聲從樓內傳出。乘坐電梯到達三樓,夜總會門口站著兩名男子警戒地盯著進出顧客。一名迎賓員詢問記者一行是否預訂了房間,當聽說是第一次來,馬上叫來一位“媽咪”,將我們引進一間燈光昏暗的包房。“媽咪”介紹起夜總會的各項服務內容。其間她的電話響個不停,不斷有人打來預訂電話。

趁著“媽咪”接電話的間隙,記者借故出門,看到三樓有20多間包房,僅有少數空著。其余房間大門緊閉,不時傳出男女嬉笑聲。

陪唱小姐笑稱表演“包你爽”

“媽咪”找來7名小姐供挑選。她們有的搔手弄姿,故意暴露身體挑逗

小雷說,我們就想唱唱歌,小姐隨便安排,于是“媽咪”留下4名小姐。臨走時,她嗲聲嗲氣地說:“她們都是大學生,等會好好陪你們,玩得開心啊……”

記者點了一打啤酒后,開始唱歌。4名小姐顯然對唱歌不感興趣,不斷向我們敬酒,捉對往我們身上貼,挑逗動作越來越大。

約半小時后,小雷故意問:“你們這里還有什么玩的?”

一名自稱“咪咪”的小姐故作神秘地笑著說:“再唱一會兒嘛。等會兒我們表演,包你們爽。”

小雷佯裝不知:“無非就是跳跳交誼舞嘛!”小姐們一臉不屑,互相嬉笑起來,取笑小雷和記者“太嫩”。

只要給裸陪嫖娼都有價

又唱了幾首歌,“咪咪”對記者說:“普通陪唱200元,如果脫衣服再加100元。”記者表示不用脫衣服,“咪咪”于是開始游說:“來這里就是為了開心,保證讓你們滿意。”

為證實舉報內容,在小雷的暗示下,記者假意同意“裸陪”。“咪咪”聞言走出包房。另一位小姐解釋,她跟“媽咪”打招呼去了,以防警察“沖場子”時有所準備。“咪咪”很快回來,放起震耳欲聾的“嗨樂”。4名小姐一同站在電視屏幕前的光亮處瘋狂扭動,一名小姐要脫下吊帶裙,被記者制止。

小姐們越跳越興奮,欲拉著我們一起狂歡,被我們拒絕。4名小姐于是雙雙摟抱,做出各種不堪入目的姿勢,伴以陣陣呻吟。

數曲過后,小姐們終于坐下。“咪咪”邀我們和小姐進行一對一脫光表演。

見內容如此下流,小雷連忙擺手:“游戲就不玩了,還是喝酒、聊聊天吧。”

一名小姐低聲對記者說:“如果再給600元,今晚我就陪你……”記者一口回絕,小姐立即嬌嗔作態:“太老土了!”

一知情人稱,在這家夜總會,只要談好價錢,客人可以帶小姐外出嫖宿,或在包房內發生性關系,甚至有多對男女在包房集體淫亂。

開房門男子抱著小姐吸K粉

閑聊,記者問一位小姐:“你們不怕有人來查嗎?”她說:“不這樣玩,哪能吸引客人啊?你出去看看,這個點包房都滿了。”

“脫光了不覺得難為情嗎?”記者繼續問。小姐說,她剛到夜總會時也不適應,但如果不脫衣服,“媽咪”就不會讓你陪客,自然也就沒有收入。整個夜總會有近百名小姐,都能提供裸陪、玩性游戲等服務,“大家都在脫,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記者和小雷佯裝出門打電話,推開一間包房,只見一名光著上身的男子摟著一名半裸女子,“專心致志”地用塑料管吸食類似K粉的白色粉末物。

晚11時許,暗訪結束后,記者結賬。包房最低消費880元,每名小姐小費300元,“媽咪”小費200元,加上小姐點的啤酒、水果、小吃等,一個多小時的花費高達3300元。

暗訪取證順利結束 江岸警方趁熱打鐵

民警雷霆出擊端掉裸陪黑窩點

本報記者和民警的暗訪取證結束后,走出濱江KTV夜總會,天空下起淅瀝的小雨。此時夜總會內依然聲浪洶涌,錢色交易進入高潮。

而警方正蓄勢待發,一場端掉這個裸陪黑窩點的行動即將展開。

深夜碰頭警方蓄勢“打老虎

按照計劃,離開濱江KTV夜總會后,記者與民警小雷一同趕往江岸區公安分局。等候的治安大隊副大隊長郝忠將我們引入一間無人的辦公室。記者事后才了解到,警方準備趁熱打鐵端掉這個裸陪窩點,但行動處于高度保密狀態,當時知道行動目標的僅有3人。

記者將偷拍錄像存入警方的電腦中。郝忠快速瀏覽一遍,陷入沉思。

錄像顯示,要進入濱江KTV夜總會,必須經過停車場,再通過一個小門乘電梯上三樓。電梯門口有兩名“釘子”,夜總會里也有專人站在窗口望風,想突襲并抓到現行難度很大

未幾,郝忠騰地站起,堅決地說:“打!再難也要打!”

IShenglingxia/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一聲令下,整裝待發的30名民警、60名協警,分乘3輛民用牌照車,悄然駛入雨夜中。記者駕車隨往。

一聲令下近百警力齊出擊

晚11時30分許,民警乘車悄悄來到山海關路,在濱江KTV夜總會附近停下。郝忠指示民警不要下車、出聲,自己則透過車窗觀察,發現夜總會的窗后有人影晃動。

為避免打草驚蛇,郝忠獨自下車,身著便服進入一樓,沒有發現監控設施。他用手機發出命令:“行動!”

停在樓下的幾輛大車一齊打開車門,90名警力魚貫下車,沖向濱江KTV夜總會。由于只有一部電梯,只能容納少量警力,大隊人馬則順著樓梯沖上三樓。“全都不許動!”一進入夜總會,民警大吼,迅速將兩名“釘子”制服,并堵住所有進出通道,防止人員脫逃。同時,其余警力踹開各個包房的門,守在門口等候檢查

記者隨著民警一同上樓,見絕大多數包房里的小姐都衣著正常。此前的暗訪中,一名小姐稱,她們平時經常練習穿衣服,且同時備有兩套——一套暴露,一套嚴實,一有風吹草動,一般都能在十幾秒內穿好,以應付檢查。

檢查當中民警被“砸蛋糕玩”

檢查一開始,其他所有包房的門都已打開,但608號卻一直緊鎖著,里面也不見燈光。

敲門不見反應,民警強行沖進房間。手電劃過之處,只見一對男女半裸著,沙發上丟著一只撕去包裝的避孕套。那名男子想穿上褲子,被民警按倒在沙發上;女子身著連衣裙,手里攥著來不及穿上的內褲

207號包房端坐著兩男兩女,神態緊張。茶幾、地上一片狼藉,丟滿衛生紙,一名男子的鼻孔殘留著細微的白色粉末。“是不是吸K粉了?”民警喝問。該男子支支吾吾,低頭不語。

由于沒有找到毒品實物,兩名男子被民警帶走做尿檢。

突然最大的包房傳來爭吵聲。記者一看,一名民警的臉被一塊蛋糕砸中。“我們在過生日,你們憑什么打擾?”幾名醉熏熏的男子吼道。他們自稱,正在過生日“砸蛋糕玩”。

與其他包房一樣,這間包房中的每名男子身邊都有一名濃妝艷抹的女子,但衣著都較正常。見民警沒有抓住他們的把柄,幾名男子開始對民警推搡起來。

民警一直保持克制,并向他們致歉。退出包房后,幾名民警平靜地對記者說:“常有的事,沒關系。”

涉嫌淫毒裸陪窩點被搗毀

檢查中,兩年輕男子走近郝忠,請他到房間“單獨談談”。郝忠一口回絕,“請”他們一同到治安大隊接受調查。

昨日凌晨零時30分許,警方行動結束,帶走14人繼續調查。其中3人尿檢呈陽性,涉嫌吸毒,被送往強制戒毒所;一男子和一名小姐因賣淫嫖娼被行政拘留15天;7名裸陪小姐被行政拘留5天。

據江岸公安分局昨日通報稱,已勒令濱江KTV夜總會停業整頓3個月,并對其法人罰款2萬元。至此,這個裸陪窩點被搗毀。

    閱讀下一篇

    《推背圖》預言了人類未來,被稱為

    在中國古代有很多偉大的預言家,他們擁有預示未來的能力,其中最傳奇的就是鬼谷子,鬼谷子是個謎一樣的人物,相傳為縱橫家之鼻祖,通天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