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 > 正文

警察槍殺孕婦案細節:胡平被控酒后持槍故意殺人

時間:2019-09-27 23:15:26        來源:

年前,原本應是一次尋常的出警后,33歲的刑警胡平再沒回過家。從警十年的胡平被控酒后持槍故意殺人

廣西民警醉酒槍殺孕婦”一度占據門戶網站新聞頭條,遭受社會輿論的廣泛譴責。很多網友認為,此類公安敗類,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這起罕見案件,有哪些情節是值得反思的問題?哪些細節是值得銘記的教訓?羊城晚報記者通過深入采訪,首次全方位揭開此案詳情——

配槍早有嚴令 怎奈執行打折

涉案民警曾借槍半年未還,在當地“不算大事”

借槍

這起震驚全國的槍殺案,源于千里之外的一起跨國騙婚案。

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與廣西貴港市平南縣相隔740公里。新化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偵破了一宗系列騙婚案。騙子以越南婦女為幌子,讓越南婦女給人做“新娘”,騙取禮金后逃逸。

騙子僅在新化縣就作案18起。深入偵查警方發現,騙子曾將贓款匯入兩個銀行賬號。兩個賬號均是在廣西貴港市開設的。梳理騙子手機通話記錄時,警方發現與廣西平南縣一個固定電話多次聯系。

經上級批準,2013年10月23日,新化縣刑警劉華、羅忠政乘火車前往廣西,次日抵達貴港市,試圖圍繞涉案銀行賬號和電話尋找騙子的蛛絲馬跡。

24日中午,在貴港市港北公安分局刑偵大隊的幫助下,劉華、羅忠政在銀行查到,其中一個涉案賬號開設于某銀行平南縣大鵬鎮儲蓄點。

銀行賬號、電話都指向平南縣。25日晚,劉羅兩人坐大巴來到平南縣。按照劉華的說法,26日、27日是周末,“不好意思打擾平南縣公安局的同志,就在平南縣城玩了兩天。”

28日一早,兩人來到平南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請求協助調查。該大隊商議后指派刑警胡平協助劉羅兩人在平南縣開展工作

警方提供的履歷顯示,1980年出生的胡平,2002年警校畢業后在平南縣人事局工作,次年8月考取公務員,為平南縣公安局一名民警。他身高1.79米,長得魁梧、白凈。

接到任務后,胡平帶上一把“六四式”手槍,帶上劉羅兩人就出發了。

平南縣公安局槍支管理專用庫開具的《槍支保管卡》顯示,胡平曾先后3次領用該槍,其中2006年12月18日領取后,于2007年7月18日歸還;2009年1月19日領取后,于2009年4月11日歸還。2013年秋,胡平處理一起涉槍案件,經批準于2013年10月17日再次申領該槍。

《槍支保管卡》上的信息顯示,盡管公安部早在1999年就頒發了《公安機關公務用槍管理使用規定》,對民警自行保管槍支有嚴格規定,但在平南縣這樣的貧困地區,借一次槍半年不還,好像不是多大的事。

本是工作便餐喝得酩酊大醉

兩個多小時內,涉案民警喝下一斤多烈酒

醉酒

禍根就此埋下。

胡平帶著槍,陪兩位湖南同行來到銀行,很快就查到涉案賬號的開戶信息、交易流水清單,隨后又帶他們去多家電信運營商,查詢涉案電話通話記錄。

胡平只比劉華大半歲,兩人聊得來。中午,三人在縣城簡單吃了點飯,就開車前往40公里外的平南縣大鵬派出所。據大鵬派出所的戶籍民警凌偉回憶,他們下午兩點多鐘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值班領導在縣城開會,副所長何德超、民警譚晨輝協助胡平和劉羅等人工作。

查詢電話機主后,他們發現這名男子是大鵬鎮人,也娶了一位越南媳婦。劉華立即請求派出所調查這名男子。派出所里有名協警剛好是這個村的人,協警立即趕回村里,偷偷拍下此人的越南媳婦照片

看到照片,劉華發現與嫌疑人相貌不同。副所長何德超吩咐譚晨輝,將所有嫁到大鵬鎮的越南婦女的照片,全部調出來,讓他們一一比對。羅忠政想,干脆將這些照片全部傳回湖南新化縣,讓受害人一一辨認。

幾位民警忙著比對、聯絡,一直忙到下午6時許。到吃飯時間了,何德超看他們還沒忙完,就告訴劉華,他先去飯店定好房間、點好菜等他們。

通話記錄顯示,當晚6時43分,何德超打來電話,要他們去300米外的“兄弟酒家”吃飯,說吃完繼續工作。按照何德超的表述,去“兄弟酒家”吃飯是“為了方便接待湖南的辦案人員,我便接受朋友張可金敘舊聊天的邀請,到‘兄弟酒家’吃飯”。

帶著槍的胡平駕車將劉華、羅忠政帶到酒家。隨后,譚晨輝也趕來。譚晨輝回憶說,當時一起來吃飯的除了5名警察,還有大鵬鎮的老板“鬼王五”、“四個”、“兄弟酒家”老板吳華營等共8人。“大家開始互相敬酒。由于當天是我值班,何德超吩咐我不能喝酒,吃了十分鐘左右我就回派出所值班。離席的時候,在南寧生意的‘九哥’,及在大鵬賣摩托車的‘二十八’剛剛入席。”

次日,酒席上多人接受了警方詢問,雖然表述不一,但基本都反映了一個事實:他們喝了兩個多小時,還劃了拳,喝了很多酒。“兄弟酒家”提供的餐單顯示,他們共消費395元。當晚共喝了6壺米酒,共10.8斤。這種米酒是用糯米釀造的,一般酒精度數在40度左右。

2013年12月7日,南寧市第五人民醫院司法鑒定所派員來到貴港市看守所,對胡平進行鑒定,胡平說,當晚這種米酒他喝了一斤多。

鑒定人員問:你平時喝酒嗎?

胡平:酒量還可以,可以喝瓶裝白酒一兩斤,很少醉,但我喝本地自釀米酒就醉過兩三次,但沒有鬧事。

問:當晚你們多少人喝酒?

胡平:十多個人,還劃拳,大約喝了兩個多小時。

問:當晚為何要喝酒?

胡平:因當地是少數民族地區(瑤族),礙于感情,沒辦法,只好喝。

胡平說,以他的酒量,一斤多米酒不算什么,但不知道當晚是怎么回事,會醉得那么厲害,估計是自己不適合喝米酒。

街頭四處撒野 旁人苦勸未果

涉案民警爛醉后騷擾多家店鋪和普通群眾

失控

“剛開始,胡平說不喝酒,后來經不住勸,就一起喝酒了,還劃拳拼酒,喝到晚上9點多。”劉華回憶,當晚快10點時,飯局結束,胡平和劉華、羅忠政準備開車回平南縣城。劉華沒喝酒,由他開車,胡平坐在副駕駛位,羅忠政在后排。上車后,胡平已爛醉如泥,指錯路,車子在鎮上兜圈。

劉華看到,胡平想打開車前擋風玻璃上的燈,但怎么也開不著。劉華就一邊開車,一邊幫他開燈。胡平突然拍打車門,要停車,劉華以為他要下車買東西,就把車停下來,停車位置右邊是個水果攤。派出所就在后面不到百米的地方

劉華對胡平說,我們在車上等你吧。胡平卻要他們一起下去。胡平下車后,劉華、羅忠政連忙下車跟著他。

胡平來到一間網吧,走到一名正在玩電腦的男子跟前,用手摸男子的頭,并說了幾句當地方言。該男子未理會,只是把胡平的手撥開。

“我們覺得他的神態太不正常了,以為他喝多了,羅忠政還向那玩電腦的男子道歉:他喝多了,別見怪。胡平又掙脫離開我們,走到旁邊的水果攤,用本地話同賣水果的攤主講著什么。我們用了很大力氣,才將胡平拉到車旁邊,但胡平一只手拉著車門,不愿意上車,我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就對羅忠政說:你先在這里看住他,我去派出所叫人來幫忙。”劉華回憶道。

劉華一走,胡平就從水果攤旁的路口進去,在一個燒烤攤,跟人吵架。羅忠政跑過去,費力把胡平拉回來。此時水果攤已經收攤,胡平就倒在水果攤的門板上,羅忠政也跟著倒下。

胡平站起來后,又往派出所方向跑,羅忠政跑過去抓住他。兩人坐在路邊的凳子上。胡平問他:“我和你有仇嗎?”羅忠政說沒有。胡平又說:“我和你有冤嗎?”羅忠政說沒有,“我們是好兄弟,今天非常感謝你。”

看胡平神情平和了,羅忠政放松了警惕,卷起衣袖擦汗,“當時我也累得筋疲力盡。”就在這時,胡平往水果攤斜對面一個鋪子里沖過去,隨后,羅忠政“就聽到槍響。”

闖進小店拔槍終于殃及無辜

夫妻店店主受傷,其妻經搶救無效死亡

行兇

案發當晚9時許,就在“兄弟酒家”里的酒局最熱鬧之際,約300米外,大鵬鎮政府門口旁的“老牌螺螄粉店”里,此時卻沒有客人,36歲的蔡世勇躺在椅子上,他的妻子、31歲的吳英已有4個月身孕,她也坐在凳子,和丈夫一起看電視。

王集成、張壽善兩個年輕人在大鵬鎮上經營著幾臺吊鉤機,素有往來,關系很好。案發當晚,兩人在一個村莊里聚餐,喝了不少酒,然后張壽善開摩托車,帶王集成回大鵬鎮。由于路遠,路過鎮政府門口的“老牌螺螄粉店”時,兩人覺得有點餓,就下車進店叫了兩碗粉。

兩人面對面坐在進屋右手第二排,張壽善在里邊,面對街道;王集成坐在外邊,面朝店內。

此時,店里只有張、王和老板夫婦共四人。從方位上看,對接下來發生的一切,看得最清楚的是王集成。

王集成說,粉吃到一半,他看到吳英站在店門口,向左邊望,不時講幾句本地白話。王集成是外地人,聽不懂,就問張壽善,張說:“你想知道,就走出門去看。”此時吳英已經進屋,王集成出于好奇,走到店門口往左邊一看,看到20米外的水果攤上,攤主正在收攤,兩名男子站在旁邊,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正被旁邊的男人攙扶著。后來王集成才知道,這名赤膊男子叫胡平,是刑警。

看了一眼,王集成回來繼續吃粉。張壽善也到門口看了一眼。

一兩分鐘后,王集成突然聽到外面傳來“砰”的一聲,像槍響。但張壽善說像放炮仗。王集成往門口一看,粉店門口是兩條路的交叉路口,赤膊男子就站在路中央。王集成沒有理會,繼續吃粉。

過了二三十秒,王集成聽到有人進入店門。

店主蔡世勇說,醉醺醺的胡平對著店里大喊:“有奶茶、熱狗嗎?”坐在椅子上的蔡世勇抬頭,看到光著上身的胡平已經沖到門口第一張桌子邊,“看我們沒有應聲,他就繼續往店里面走。”

經過王集成身邊時,王集成聞到很濃的酒味。王集成低頭瞄一眼發現,這名男子腰間掛著一支手槍。

胡平來到里面右邊桌子旁,拿槍用力地往桌上一拍,接著就聽到“砰”的一聲響,掉了一些膩子粉,蔡世勇意識到,這是真槍。王集成抬頭往老板夫婦方向望了一眼,沒見他們受傷。后來警方鑒定,此槍打中天花板

王集成不敢吭聲。胡平扭過頭,用槍指著張壽善,“服嗎?”王集成用手指點點桌子,叫張壽善千萬不要動。

胡平又問,有沒有什么奶茶?老板娘吳英說,我們這里沒有。

“那男子轉過頭向老板夫婦的方向,槍也指向那個方向。當時他們的距離比較近,我當時就抬頭看了一下,看見老板突然伸出左手,往那名男子持槍的手撥過去,想撥開他手中的槍,那名男子持槍的右手被撥中,往右邊晃了一下,然后就順勢晃回了左邊。那男子定了一下,就用槍指往老板娘的頭部。當時,我看到他的槍口離老板娘的頭只有30厘米遠,此時那持槍男子就朝老板娘開了一槍,我聽到‘砰’的一聲響后,就看到老板娘雙手捂著頭部,倒在地上。”

王集成很害怕,馬上站起來,用手輕敲一下餐桌,小聲對張壽善說:“兄弟,走了。”張壽善沒動,王集成慌忙逃出小店。

“老牌螺螄粉店”隔壁是家發廊,老板叫莫梅英,街上槍響后一兩分鐘,就聽到隔壁也響起槍聲,之后就聽到老板娘吳英的叫聲,蔡世勇隨即喊著“救命啊,快報警”,莫梅英連忙打電話給蔡世勇的姐夫:你小舅子店里出事了,有人開槍打傷人了,快打110,快點過來。

打完電話,莫梅英第一個沖進蔡世勇店里。她看到蔡世勇與胡平已扭扯到門口,莫梅英繞過他們,跑到里面,看到中間第二排餐桌上還坐著一個男人,后來才知道叫張壽善,面向店里邊,不敢動彈。

再走兩步,莫梅英看到吳英跪倒在地上,頭向地面,倒在冰箱旁,額頭有一攤血,面色慘白,呼吸急促,已經說不出話來。

門外,蔡世勇終于搶到了槍。估計是驚醒了,胡平跪在路中央。大鵬派出所副所長何德超趕到現場。看到蔡世勇拿著槍,何德超以為是蔡世勇搶槍殺人,馬上將他按倒在地,將槍奪回。蔡世勇三姐走到胡平旁邊,氣急敗壞地說:“你怎么搞的?!”胡平說:“快點救人。”

救護車還沒來,警車在當晚10時35分將吳英、蔡世勇送到大鵬鎮衛生院。當晚11時15分,大鵬鎮衛生院醫師張國亮出具的《門診記錄》顯示,吳英入院時,頭部兩側各有一個傷口,流血不止,腦部左側傷口有少量腦組織流出,呼吸不規則,已經昏迷,瞳孔擴大。經過30多分鐘搶救無效,宣告死亡。

通過胸片檢查,發現蔡世勇右肩部有一花生大小的子彈頭

當晚,“廣西民警醉酒槍殺孕婦”通過網絡迅速擴散,案情引起各方關注,平南縣公安局局長等人隨后被免職。今年2月17日,胡平被以故意殺人罪,被一審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閱讀下一篇

    IS“回流”人員成內戰后最大威脅

    當地時間4月21日,斯里蘭卡發生連環爆炸案。截至目前,爆炸已造成215人死亡,其中包括2名中國游客,另有400多人受傷。斯里蘭卡國防部長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