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 > 正文

春運中的女警花身背十余斤八大件執勤這才叫帥氣

時間:2019-10-10 23:27:16        來源:

痛并快樂著,這是王寧對自己這份工作的評價。

這位出生于1990年的石家莊女孩,是北京站派出所執勤一大隊民警。在一大隊的20位民警,王寧年紀最小,也是少有的四名女警之一。

特警出身的王寧每天午休的必不可少的射擊訓練

4年多前從河北公安警察職業學院的治安管理專業畢業后,王寧來到了北京工作,用她的話說,這里“人多車也多,剛來的時候挺不適應。”

初來北京,讓王寧感到不適應的,除了生活環境,還有鐵路公安這份工作需要面對的繁瑣和辛苦。

“派出所的工作都是很基層,我來之前以為女孩可能就在辦公室報報表之類的,來了以后發現不是這樣的,”王寧說,在北京站派出所,女孩也要出去執勤、面對旅客處理糾紛。

除夕夜在執勤中度過

王寧從小最大的夢想就是當警察,現在每天執勤看著旅客在自己的保護下進站、出站特別有就感

王寧說現在春運太忙每天早上要是不上四、五個鬧鈴真是起不來

派出所的微博微信也是王寧的工作范圍經常一寫就是凌晨一兩點

據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1月13日至2月21日春運期間,北京站預計發送旅客420萬人,日均10.5萬人次。

就王寧而言,春運期間的人流量增加,意味著自己手頭上工作更加繁重。這是王寧在北京站派出所經歷的第三個春運,今年的大年三十,她也是在加班執勤中度過。

早上8點上班后,王寧和其余19名同事一起,都分布在不同的崗位進行執勤工作,到第二天早上8點交班結束。

這種24小時在單位的班次叫“主班”,只有晚上有間休時間。分發警用設備、站崗巡邏、便衣清理“違治”人員、解決出行旅客糾紛等等,都是王寧工作的一部分,沒有固定的內容,哪里需要就頂上去。

法制晚報深讀(IDhenduzhognguo)記者了解到,北京站派出所一共有四支執勤大隊,而今年除夕夜,正好輪到王寧所在的一大隊輪崗。

大年三十不能回家和家人團聚,作為來自單親家庭的獨生女,王寧說,媽媽給她的工作給予了很多的理解和支持,“我媽媽說,公安工作就是這樣,只要我平平安安的,在崗位上過年也挺有意義。”

在崗位上度過一些特別的日子,對王寧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臘月十二是她27歲的生日,那一天,她也依舊是在工作中度過。

怕媽媽擔心不敢輕易發朋友圈談工作

冬日的北京寒風刺骨在站前廣場站崗的王寧不時的哈氣溫暖已經冰涼的雙手

王寧說天冷的時候就是把暖寶貼滿了也沒用

這是王寧五天來第一次洗臉。由于春運繁忙,為了能給自己多爭取一些睡眠時間就放棄的洗臉化妝

和其他90后的姑娘一樣,王寧也很愛美,但由于工作性質特殊,她也從最開始的一點“小委屈”到現在的適應和從容。

“我們這個工作,要求女民警不能打扮,最簡單的著裝,有一好的個警容風氣就夠了,”王寧回憶說,剛上班那會兒她打了一個耳洞,為了防止耳洞堵住,就買了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小耳釘戴著,后來同事提醒她這是不允許的,就再也沒有戴過。

在同事的眼中,現在的王寧是一個特別“皮實”的女孩,不矯情,也因此冠上了“女漢子”的稱號,對此,王寧打趣道“我就是真漢子!”

北京的冬季,低溫時常伴隨著凜冽的寒風。王寧的工作時常需要執勤站崗,一站就是幾個小時,即使在腳上貼上“暖寶寶”,也不能很好的保溫,“腳后跟經常比較疼,有時候過度勞累,下了班在家歇幾天也緩不過來。”

王寧在警校的同學大部分都留在河北老家,分布在各級公安機關工作。王寧說,在同學中,特別是女孩里,自己的工作算是最辛苦的,“有時候我想我離家這么遠,別人說起來光鮮亮麗,在北京大城市工作,但實際上我卻比他們都辛苦,會有這種落差。”

王寧說,媽媽曾經也說過希望可以女兒離家近一點,但后來還是尊重了王寧的意見,趁年輕,在大城市鍛煉自己闖一闖。

在王寧的微信朋友圈里,時常會發布和工作相關的照片和文字,今年元旦那天,她在朋友圈發布了自己夜間執勤的照片,寫道:2017年的第一天獻給偉大的公安事業。

“有時候我發個下雪執勤的朋友圈,朋友們都會回復‘好帥氣’,我媽媽看到了就會擔心我冷不冷穿得厚不厚,弄得我都有點不敢發了,怕她擔心。”王寧說。

新年愿望:少點警情多點理解

每天一大早給同事檢驗、分發電臺也是王寧工作之一

便衣打擊中清除一名在北京站廣場販賣凳子的游商

王寧說最不適應的就是北京的快節奏,原來一直納悶上下地鐵為什么要跑,現在自己也加入了“跑族”

已經工作四年多的王寧,每個月能拿到6000元左右的工資,為了工作方便和省下每月2000多元的房租,她搬到了派出所的上下鋪宿舍,“工資每個月能攢下一點兒吧,如果以后要考慮安家買房,肯定還是不太夠。”

北京站乘客人來人往,王寧和北京站旅客的故事也有苦有甜。

有一次,一位乘客家屬想去站臺接人,但根據規定動車已沒有站臺票出售,王寧向其解釋,讓對方去愛心窗口辦理接人手續,該名家屬卻非常不高興,嘟囔幾句后扭頭走開,隔了一會兒又返回來記下王寧的警號,說要投訴。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碰到旅客不理解的情況,”對比起這些并不算愉快的小摩擦,讓王寧印象深刻的確是偶爾碰到的暖心事件

有一年夏天,王寧在北京站售票廳門口執勤三個小時,同時還背著十斤左右的“八大件”(分別為手槍彈夾、手銬、伸縮警棍、防暴噴霧器、電筒、對講機、巡查記事本)裝備

一位素不相識的女生,給王寧端來兩杯冰豆漿,說“天這么熱,你一個女孩還在太陽底下站著執勤,太辛苦了。”王寧回憶說:“我當時心里特別特別感動,執勤結束后把豆漿拎回宿舍,還拍了一張照片發朋友圈。”

但最讓王寧感到驕傲的,是參與一次打擊“黑票點”的行動

“那天我跟著其他民警去打一個黑票點,專抓收高價賣票的票販子,我們從早上六點開始盯那個黑票點,一直到晚上八點多將人帶回,后來審訊持續到凌晨五點,24小時連軸轉沒合眼。”王寧說,那一次的抓捕行動中,她和同事連飯都來不及吃,但卻是她覺得自己的工作最有意義的一次。

還有幾天就到農歷新年,王寧說,她有兩個新年愿望,“一個是家人朋友都平安喜樂,另一個是希望新年的工作可以少發點案,少一些警情,多點群眾的理解和支持。”

王寧的家在石家莊母親個人患病在家,只要休息王寧就會第一時間趕回石家莊照顧老媽。

凌晨在北京站進站口的臨時身份證制證點一名小女孩放下兩塊糖就走了,王寧告訴我平時工作最大的期盼就是公眾的理解,現在看著這兩塊糖我覺得讓我再累點也值得。

    閱讀下一篇

    一條“上海驚現史詩級罵街”的視

    4月7日晚,網友@TangVision 用1651字的篇幅以及4分34秒的視頻,曝光了自己與一輛滬A黑牌領事館車輛相遇,因道路狹窄,兩輛車頭對頭都過不